搜索 搜索
网站地图 RSS订阅 TAG标签 会员中心 新搜索
道德知音 资讯讲座:  |  新闻资讯  |  专题讲座  |  读书频道  |  诗文赏析  |  知音电台  |  道医养生
修学资料:  | 
文字道理  |  修学日新  |  慧性教育  |  经典教材  |  修真词典  |  知音问答
社区服务:  | 
知音论坛  |  知音社区  |  视频展播  |  历史照壁  |  德慧智教育 |  在线书院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道德知音网版权所有;转载时,敬请注明出处"道德知音网"和作者。自行修改内容者,文责自负。联系邮[email protected]

热点滚动:
返回首页

德慧智教育之幼儿养性(下篇一)

时间:2010-11-16 00:15来源:知音原创 作者:熊春锦 点击:
德慧智教育之幼儿养性(下) 北京首届高级慧性教育讲座 熊春锦 2010 08 14 我们的近代教育,要达到使整个民族的振兴、民族的复兴能够真实地出现,教育领域肯定是龙头,要走到最前面。虽然我们国家目前对教育的投资,在世界上排名不是最高,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排名,不算

德慧智教育之幼儿养性(下篇一)

北京首届高级慧性教育讲座

熊春锦

2010 08 14

   我们的近代教育,要达到使整个民族的振兴、民族的复兴能够真实地出现,教育领域肯定是龙头,要走到最前面。虽然我们国家目前对教育的投资,在世界上排名不是最高,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排名,不算最重视的,相对西方国家还是处于一种比较轻视的状态。但是,这有限的资金一旦找准了正确的方向,同样可以爆发出巨大的社会推动力和科学创造力。爱因斯坦凭借的是什么呢?就是凭借一个图像思维,而站在了20世纪科学家的最前列和巅峰之上。那么,中国具有良好的自主性的培养手段,因为西方都是自然出现,因为保护得好而残存下来、保留下来的这个图像思维。

在七岁之前,人人都可能具有图像思维,就看你保护得好不好。如果智能教育错误,它可能丢失;智能教育是真善的、正确的,它就能够幸存下来,奠定人生智慧同运的基础。那么,这个图像究竟发生在哪儿呢?它实际上就发生在我们额头太阳穴后方一点点,两侧太阳穴后方连上一条直线,然后在眉心中间向后穿一条直线,就在那个位置上,就是我们的“洞房”。这个前面这块,即叫印堂,印堂里面,就叫明堂;明堂后面,就是洞房;洞房后面,就是泥丸。那么,那个地方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屏幕,上面出现图像呢?我们祖先早就研究过,这是因为慧智共运,左脑侧的生物放电和右脑侧的生物放电同时进行的时候,就会在洞房区发生一个“耀斑”,耀斑稳定的时候,叭叭叭叭叭,就像电视一开机,很多雪花,然后“腾”地图像就出来了。然后,很多的知识就会在上面展现出来,快速地记忆,以及我们很多未知的知识、超前的知识,都可能出现在我们的洞房区。这个洞房,知道意思吧?男女结婚的地方,对不对?你说古人,怎么想得那么绝啊?为了便于让我们子孙能够看懂,取名取得那么巧。可是我们却没有好好去想,没有想到是左脑的智能思维这个负值和右脑思维的正值,这个负电和正电相结合,就等于我们人间的一个女人、一个男人结婚,组成家庭,拜了天地,入洞房,就展现一番人生的新天地。进了洞房,就好像是走向一个人生的转折点了,明显的是一个新人生期的开始。我们祖先智慧高就高在这些地方,非常精准地描述生命真相当中的一些客观现象。

可惜,我们后来被智能所愚弄了,没有及时地读懂我们祖先的慧和智,忘记了祖先们的智慧。最后只能跟在西方文化的屁股后面,乐颠颠地、喜滋滋地跟着,永远也难以超越。就像很多智者分析了这种现状以后,说:中国人要想赶上西方,已经来不及了,不出奇招,不产生奇招、怪式,你想超越它,不行啊!为什么呢?因为西方完成了一个智能发展的“七”字,西方整个的智能发展已经完成了这个数,他们已经到了平台期了,正在寻找新的出路和方向,而我们的发展还在这个“七”字的一竖的半中腰,所以如果我们不能在这个半中腰,突出奇招来一个连线,在这个“七”字半中间连一条直线到他们正在平行寻找的近途,构成一个三角形,我们就没办法迎头赶上。这个例子,我是认同的,的确是如此。然而,这个奇招怪式,其实就在我们的根文化里面。人类的文明发展,最终它是一个殊途同归的过程,正像老子所言的“筮曰远,远曰反”。宇宙的运动规律,它就是一个椭圆形的、抛物线的,甩出去旋转运动当中,最后又回到起点。大慧大智的起点,其实还会重新地出现。而老子揭示了这些理论以后,让我们上善治水,并且告诉了方法,这个方法就是内观诵读法。

这个内观诵读法,既是提供给我们孩子,更重要的是提供给我们成人的,提供给我们已经被封闭了的右脑思维重新开启。为什么呢?万事万物的终极真相是能量,只有能量具备了,我们才能够开启智慧,获得健康。那么古代2500年前行文的方式,都是这样,道家的东西是提供给诵读的观诵。观诵有个特点,这个特点就是一定要掌握自己的泥丸宫。这个明堂,明堂在这个地方,洞房在这个地方,泥丸在这个地方,大脑的正中央,也就是这里松果腺的这个位置。这个“田”字,看到了?这是构成了一个“田”,又叫上丹田;胸腔的正中央同样构成了一个“田”字,又叫中丹田;这个腹腔正中央,是一个下丹田,三田一体,下面是阴蹻穴。阴蹻穴,有人直接的解释是什么呢?是男子的前列腺、女子的巴氏腺,但是不准确。这个阴蹻的结构,它的确是伴随着有相的解剖生理组织而存在的一个无相的生理结构,不要用智能的脑袋思考慧性的定名,这是要千万注意的。而这三个“田”,也就是《易经》里面所说的“见龙在田”。很多人解释《易经》的时候,说:“《易经》里面说了,如果水田、农田里面,见到了一条龙,那就是吉祥的”。就这么解释,而忘记了《易经》同样是诞生于内文明,诞生于内求法。

整部《易经》,描述的都是如何“内求诸于身,外求诸于物”,它是内外、整体而论,是由内推及于外,所以要注意这三个“田”。我们有些智能解释,是没有见过龙,也没有认真地翻阅历史上的记录。实际上,很多县志里面都记录了龙是客观存在的,有的地方龙就跌落在田里面,成千上万的百姓挑水去给龙浇水。为什么呢?太阳一晒,它很快浑身发臭,苍蝇多得不得了。我们在农村里面,祖辈们就留下有这么一个传说,我们那个地方就曾经在河岸的边上,垂下过、从天上掉下一条龙,白天里那附近的百姓都赶过去看稀奇,并且还挑水保护它,最后,七天以后下了一场雨,它又腾云而起,就走了。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一条龙掉到田里面,飞都飞不起来,怎么会是吉祥啊?怎么个文明啊?那不是受苦吗?那怎么会成为“见龙在田”呢,这是不可能的,是一种错误的解释,它是一种文明现象嘛。文献《史记》里面记载,湖南有个地方,见到天上掉下一条龙,百姓们蜂拥而上,把它分解开煮着吃了。殷朝的时候皇帝也吃龙肉,不可能是凭空捏造的。那么昂贵的记录材料,把这些不良现象记在上面干什么?对不对?它肯定是有史实的。而且,在日本到目前为止还保留着一条龙的标本。这条龙的标本,并不是真正的中国描写的五爪青龙,民间常常说孩子用手吃饭:“别吃,五爪青龙出来了。”日本保存着一条龙的标本是几个爪?三个爪。三个爪称之为“蛟”,水里面的。这个标本大概一米左右,是一个中国的老百姓在湖边经过的时候,发现岸堤上卧着这条小蛟,他用一个麻布袋子装起来,把它敲昏了,背到了码头上去卖,就被日本的一个商人发现了,就视为珍宝,带回了日本,然后全都刷上清漆,做成标本。但是龙有个特点,它能够聚则成形,散则成气,雷雨能行,蛟还达不到这个程度,所以它被困住了。

而我们内观三田的经典诵读,就要达到那个“见龙在田”。我们体内的确是有龙的,我不知道大家相不相信,因为没有实践过,也就不相信。四川成都电子监控曾经捕捉到一个视频图像,发现一栋大楼里面夜间出来一条龙,经过大楼那个监控图像的扫描范围。这个现象很多人解释不了,但是我知道这栋大楼里面一定有一位修身者,才会出现这个现象,不稀奇。连德国人都能够把自己的龙调出来,中国人还不能调出来啊?只是我们中国人没有去实践而已。德国一个国家银行的一个白领职员,他把自己的龙一调出来、一证出来以后,他就非常惊奇,因为西方的龙都很恐怖的,非善良的。他找到了我,一定要我给查一查,我只好给他查了古汉语书,找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他说:我怎么会出现龙?我说:你以为你是什么?各国文化都是龙的传人,整个世界全部都是龙的传人,不要以为仅仅是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每个人的细胞里面都全息地含有龙的信息。因为整个人类的发展是从鱼来的,从鱼纪到龙纪,再到人纪,只是科学没办法验知。一直到近代为止,任何人只要具备慧观能力,在你的阴蹻区还可以发现这个鱼——鳌鱼,类似于鳄鱼的形状,可以一层一层地演化。而我们的胚胎时期,恰恰有两个重演律。这胚胎的发展,从像鱼儿一样的海生动物,过渡到爬行动物,爬行动物然后再到这个人体的形态。胚胎的发展整个过程,实际上就揭示了,实际上在我们展开自己细胞内全息成像的时候,这个都能够自己看到,并不稀奇。而我们整个体躯就具备龙形,比如你自己在家里,入静,静坐、上坐,可能你左右一摇,一条龙出去了,恰好这个图像被捕捉到了,你就是一条龙,不是一条虫。中国应当人人把自己的龙求证出来,那才是智慧啊!

所以西方人就缺乏这个龙,中国人为什么容易证出龙呢?因为中国人的因子里面含有天道思想,西方人的因子含有上帝思想。天道思想是整个宇宙,包容的范围更宽。西方人没有接触到中国的文化和方法的时候,他们证出来的是什么?你们知不知道?西方很多人修身,也就是中国人前些年说的那个练功,他们老是热爱那个东西,拼命去练,他们练出来什么东西?练出来的是一条蛇,不是龙!很多人不懂,跑来问我,他们说:只有你们中国人能够出现龙,接受了你的方法以后,也能够求证出龙的全息图像。为什么西方很多的智者、智慧者、通灵者,都只能证到、看到自己成为一条眼镜蛇或者蟒蛇的现象呢?我就告诉他们:你们只有“人法地”的水平,还没有像中国文化那样达到“人法天”的理论和方法,所以只能是地球动物的形态,这是遗传因子在体内呈现。有没有办法解决?我说:在方法和理论上升华,升华到老子所讲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最终、最高境界。每个人都发出自己的能量,照亮自己,也照亮周围。正如老子所说的“修之身,其德乃真;修之家,其德有余”,最后要“修之天下,其德乃博”,那你就是这个自然的过程。你要把你的生命之光真正地布施给众生,将你的智慧传递给每一个人,这才是人生最大的价值和意义!

而这个方法,人人都可能实现,那也就是内观式的经典诵读,越早开始越好。为什么呢?不要等它顺行了,要是顺行就化成后天的浊精了,成了传宗接代和满足后天性欲的快感需求,就糟蹋了、可惜了我们祖先早就发现的只要按照诵读的方法能够把这个三岔路口,有句话叫做“三岔路口寻真种”,这个地方能够找到真正的种子,是做凡人、还是做有智慧之人,是做贤人、还是做圣人,在这个地方可以判断清楚。就是这点,通过经典诵读、内观诵读,通过这个“也”字来激活我们的三岔路口,让这个能量不顺行转化,而是逆向运行,这样人生就会全部改观。

这是内观诵读的根本特点,关键是在这个地方要下功夫。像阴蹻,的确这个地方有阴气,是一座桥梁。白云观你们去过没有?一进门是个什么结构?是不是一座桥啊?你读不出来!不在体内进行验证,就不知道前人为什么在一进门(就有一座桥)。你看,很多的道观和庙里面,上去之前一定经过一个桥,它还起名字起得很好听,对不对?叫什么“遇仙桥”。其实这个桥在哪儿呢?就在每个哥们、爷们、爷爷奶奶的体内呢!你别到白云观去找,就在自己体内就能找到,道观庙宇之所以做成那样,那是跟我们祖先、人类共同祖先的思维方法是一致的。

南美洲有个消失的民族,叫什么民族?对,玛雅。玛雅文明现在残存的是什么?就是石柱。我到南美洲去具体考察了一番,呆了半个月,他用那么多的石头来把人体的五臓外显化,告诉人类别杀了,不要杀戮了。但是,很多后代解不通啊!没有在自己体内求证。有些西方研究文化的哲学家、考古家就瞎解释,他们把上面卧着的一位神称之为战神,我说这是牛裤裆里起到马裤裆里去了,怎么这么解释?明明是那一千根石柱上面罗列了各种各样的杀戮,有谋杀、有奸杀、有误杀、有愚杀、有怒杀,各种各样因为人类错误思维产生的杀戮而需要净化。只要化尽这个杀业,才能像最高的那一尊神像那样快乐无忧,健康长寿,这才是正确的解释。可惜他们解释的是战神,越打仗越好,难怪他们八国联军侵入到我们北京,扫刮一空。他们错误地认识祖先的文化,世界的文化也同样是错误地解读,我们跟着他们的文化去学,学啥呀?不是越学越错误?!你看,他们对玛雅文明的摧残,人家那是大慧大智的文明,他们把所有的祭司全部给杀了。中国人所幸文明还高出一筹,不像玛雅民族那样,把这些大慧大智的文化弄进了集团,贵族集团那儿,只有贵族集团掌握和控制大慧大智的文化。

中国从五百年的战乱开始,就隐遁深山,伴随林泉。你当皇帝又怎么样,你还得到山里面去问道。很多的山里面,都有很多历史名人,有个外号,叫什么外号,大家有没有印象?叫“山中宰相”,是吧?就是说,有很多大慧大智的人都隐藏在深山隐居,而历朝历代的皇帝有了疑难难决的事情,都去访问他们,求取解决的答案。像华山的陈抟老祖,多次被邀请,被封官。早期他还应酬一下,后来就隐而不见。汉代也是这样,张良功成身芮,及时地进山,他的老哥想他,比如皇帝想他、亲戚朋友想他,他也是隐而不见。为什么呢?大慧大智到一定的层次,特别是到了这个《黄帝内经》描述的“至人”层次的时候,他就不会在社会上当中嗷嗷叫。像我的修为太差了,所以才站在这里胡说八道。古代到了至人的水平,就要隐遁深山了,要把身体与自然相合,因为那个能量太高了,常人受不了。像有的“山中宰相”那么厉害的角色,他走出来,隐隐雷鸣之声,他在轻飘飘走路的时候,树都还有震颤,能量强度太高了,一般的人是受不了的。如果到了至人的境界走出来,一般的人见到他,就有可能会精神失常,因为至人的能量太高,生命力太高了。

我们家里面就盛传一个历史故事,有人生了一身病,爷爷的爷爷告诉他,到山里去找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给他治疗。结果他到山里找到了,还不知道是不是,就碰到一个疯老头,在河的对岸,隔着七八十米的距离,把他臭骂了一顿,从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骂起,一直骂到他的身上,不给他治,“你知不知道?”他说“我不知道”,“不知道谁告诉你的,你再别干坏事了”“行”“可是你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早就死了” “你咋知道的?”“你找不到了,我知道那老家伙早就死了”。他后来回去,一回去病就好了,挨了一顿骂就好了,挺奇怪的。实际上不是奇怪,而是通过音来治了病,就这么简单。

这个音叫音,在古代叫音。音后来在智能社会演变成了弹啊、奏啊、拨啊这些乐技现象。在古代,这种人体的音,它是一种乐(),这个乐()能够达到调节治疗的作用;这个乐()上面加上草头(艹),才变成药()。我们在研究老子的时候,实际上运用这个音来进行诵读的,不仅把握了音,而还要把握内观内视。怎么样去内视呢?我们自己和教育你的孩子,将左眼这个太阳、右眼这个月亮和双眉前上方一点的这个星星的光收回去,往里面看,这样就叫用光,用光来返照自己的体内。

我现在给你们讲课,你们许多人都睁得圆圆的,大大的漂漂亮亮的眼睛盯着我,我谢谢你们啊!为什么感谢你们呢?因为你们的双眼免费地赠送了能量给我,所以要感谢。古人把眼睛睁得过大,就称之为“神光外露”。我们是从生下来那一天起,就从来没有用自己的眼光看过自己。对不对?谁看过自己啊?谁主动看过自己?没有老师教你,你不会往里面看,你只会往外面看。但是,你一旦学会把这个光距,收收收收收,收回来,像手电筒光一收,然后到后半眼球,后半眼球再发出光,到里面去,到脑袋中央,结合成为一体,三星汇聚,在泥丸里面汇聚。然后调出来看看,再看中丹田,看下丹田,看阴蹻。然后再来诵读,那就可以观到字,字能够观到,才能够进入图文思维。小孩子,可能五分钟内完成这个现象的出现。七岁以前,有的是十二岁之前也可以,很简单。

我在南宁的时候做过一个试验,是五个孩子,从来没有接触过我的,点上台,领着他们诵读双一章,诵读了大约两三分钟吧,人家都能够观到字。然后再让他们诵一遍,孩子们都喜欢童话嘛,问里面的小人看到没有,人家四个是看到了,只一个没看到。让他们把心里面左侧的阴到左脑、右侧的阳到右脑,我说让他们主持自己的右脑和左脑的慧智同运,就完整地实现自己的童话思维,这样的孩子完全是图文思维,很简单,保护好他们这个过程,让他们过渡到十六岁稳定,那么这个孩子,今后无论择业,还是哪个领域,他肯定是人中之王,他就是人中的佼佼者,因为他有图文思维。

现在教育都讲一个模式,有的贵族学校培养孩子将来要当官,要当企业家;有的学校,培养孩子们将来要掌权、政治家。我说别白做梦,大人的这个规划决定不见得能够实现。要想做这个梦的话,还不如在梦里面去寻觅自己的福德积累得如何?对社会、对人民、对国家贡献怎么样?才能够做这个梦。否则,你的孩子如果出生在一个缺德、少仁、无义的家庭,父母的教育迷失了道路,你想你的孩子将来能够承担人类的责任吗?不可能!天道不允许,地道要掀翻你,它制约你! 

而我在教育领域跟一些朋友谈的时候,我说:“要是我是一位企业家,我决定做就根据他们先天的格局和经过经典诵读能够矫正的百分之可能再做。任何人出生的那一刻,就决定着他的一生,中国古代叫做八字,也叫四柱,有没有道理?有道理,但是不要迷信。因为可以修改,怎么样修改呢?就是通过经典诵读就能修改。先天的五行当中,仁义礼智信缺哪一行,你就给他在七岁或者十四岁之前,抓紧时间补充起来,使他的五德丰满,那么他一生的命运就会发生改变。而择业的方向呢?先天的禀赋肯定对后天的发展起到一个航向标的作用,应该顺应他。他能够当司机的,你想他当一个国家领导人,他当得了吗?他只有当司机指挥一辆车的能量,他很不容易有当一个国家领导人的能量。即使通过经典诵读,使他的能量提升了、矫正了,他也最多只能当一个秘书处的处长,就这么简单。你别指望过高,你要顺应他先天禀赋的能量最大限值去择业,而不是按照父母的梦想去择业。在教育当中,我们的确误区是很多的。

然而如何去进行我们的经典诵读呢?关键就是这么一个“五字诀”,一定要有恭敬心。这个恭敬心就建立在正确的信念、信仰基础之上。我们国家不提倡宗教信仰,而老子的思想绝对不是宗教信仰,中国的宗教诞生得特别晚,是在东汉末期才诞生了张道陵的道教。然而中国社会特别地稳定,稳定架构的原因是源于一直有一个道德信仰在后面支撑着,2500年以前经历了伏羲、黄帝、老子的时代,逐步构建起来的。所以中国的文化发展并不类似于西方,这一点连马克思都曾经提到过,他提到亚细亚的生产力的发展与欧洲并不同。人家都注意到了,可是我们还是强行将自己的所有一切与西方去对等,套用西方的公式,实际上这是典型的大脚穿小鞋。

这个问题,我们一直没有反思到,实际上反思到了,可以看到西方人早就发现这个问题,而我们自己却没有知觉而已。所以建立道德信仰是最高的一种信仰,而且没有盲目性,没有宗教的局限性,这个道没有人格化,不像西方强调人们一定要去牵着上帝的衣角,才能获得解脱,才能到达天国,西方是依附性的,这就容易构成强权势力。而东方的道呢,这个道德信仰是每个人内在的,你就是佛,你就是道,道和佛全部都在你的体内,你就要把他求证出来,就解脱了,就获得智慧了。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而这个目标的达到,只要凭借一个“恭”,恭敬心,相信这一切都会在自己体内发生,这些奇迹都会在自己孩子身上和我们自己的体内产生,有了这一个恭敬心调整心态,并且保持坚持诵读。台湾的王财贵教授曾经提出一个“跟我读”,很简单,就跟着他读这个经典就行了,当然他提倡的是儒家的经典。实际上,我主张儒家经典、道家经典一起读,不要有宗教观念,超越宗教,中国的道德文化远远在所有世界各国宗教之上,宗教无法羁绊它。这与党的政策也是吻合的,与国家的方针法律也是同频的,没有碰撞。所以作为教育界,作为我们家长,作为文化研究领域的探索者,我觉得只要把这个道德信仰建立起来,相信我们古人的大慧大智,我们主动地通过经典诵读,去走进老子,走进伏羲,走进黄帝的思想境界当中,那么就能够达到。剩下的就是一个“熟”,熟练了以后才容易观,对不对?你们没有熟的时候就没办法观。只有背熟了,滚瓜烂熟的时候,离开书本就可以反观内视的观,忘了,忘了后天的意识,突然里面产生了内文明的时候,这个时候统一地进入了“忘”,字非字,已经化为生物光在体内出现,而你的音频震荡使体内的精气神发生一体的变化。这个“合”呢,实际上可非恒道的这个经典能量与自己体内的五行、三焦、五臓六腑都能够震荡起来、结合起来,这个时候就会进入了很“灵”的状态。这个“灵”的状态,在第一个阶段称之为图文思维阶段,也就是爱因斯坦所提到的图像思维。爱因斯坦的一生,他都是主动地把数字性的东西和后天智能理念性的东西主动地转化成为图像思维,在大脑那个屏幕当中去进行思考,所以他才能够始终思考人类的前沿问题,而诞生创造能力。

这个“灵”呢,第一步一旦达到了,实际上就能够实现更深的一些灵妙的变化,包括后来的童话思维、神话思维都能实现,这在小孩子身上特别容易实践。但是大一点再进行教育的时候,特别是对孩子指导教育的时候,不要追求神话思维境界,也不必要追求童话思维境界。因为仅仅只要掌握了这三种思维模式当中的一个图文思维,就已经可以使你的孩子进入到一种走在人生最前列这样一个智慧状态。他的思维能力、他的创造能力、他的学习后天知识的掌握能力,在那个状态下,绝对可以超越左邻右舍的孩子,在学校里面都能成为佼佼者。所以不必追求结果,只让他按照经典诵读,“恭熟忘合灵”,进入图文思维就可以了。因为再高层次你们辅导驾驭不了,现在这个智能水平的家长和教育工作者都辅导驾驭不了,不能进行正确的指导。因为这个现象当中,我已经发现了很多的案例,有的家长过度贪求而害了自己的孩子。当自己的孩子出现了图文思维以后,家长就马上去追求这个童话思维,追求神话思维。最后达到一个什么境地呢,家长每次必定要请问孩子,无论事情的大小,都要按照历史记载的一些内容去追问孩子:“出现没有?出现没有?”最后孩子被逼到一个什么程度呢?逼得孩子信德丧失,开始撒谎了,开始编故事了,因为父母在摧残他/她的慧性。

国家在80年代,已经组织了一批这方面达到了图文思维的孩子,我在历史上遇到一位从南方边境上回来的,她是九岁的时候就被抽调到那里去。干什么呢?当列车员。当列车员干什么呢?就是观察每一辆过来的车上面是否藏有海洛因,她不是通过鼻子闻,这位小孩子是通过第三只眼晴看。结果看了几天下来,这个孩子身体垮了。她的母亲就带着她,通过省里面的领导去找我,希望能帮忙把孩子的这个眼睛关了,这样下去这个孩子的身体就完了。如果不掌握系统的理论和方法,的确会无法驾驭。我们成人和教育工作者最大的义务是保护,而不是使用,慧而不用是原则。一定要等到孩子成年,不能像我们追求奥数的考核结果一样,抱了奖杯回来,孩子大人都喜滋滋的,结果到了大学里面成了书呆子,什么也不会了。过早地去榨干孩子们的慧性,常常是我们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的一个通病,这点一定要高度注意,那才能够使我们整个民族的教育素质提升上去,使这个慧性教育能够正常健康的发展。所以,我们一直就强调只开发到、只提倡到图文思维,达到爱因斯坦那种水平就足够了。

大家想一想,如果我们国家要有十万个人能够达到爱因斯坦那种图文思维的能力,而且又在社会的各行各业当中发挥骨干作用,那个结果该是什么结果?对不对?那真是该充满信心了!我们中华民族重新再次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前列,那就会是很轻松的事情,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把这个教育系统真正地认识它、运用它。

我们的教育一定要注意抓早,从早期抓起,并不是说成人教育不重要,成人教育同样可以达到目的,但是成人的教育,16岁以后花费的气力和代价远远高于12岁之前的教育。孩子们在8岁到14岁完成了先天向后天的转换以后,我们再来回头想把他们的慧性再重新挖掘出来,那个代价太高了。所以我们就从早期教育、胎婴教育开始抓起。从胎婴开始,抓住德慧智教育整体的把握,重视他们的先天部分。这个先天部分,实际上就是禀性、天赋,也就是真性,人之初性本善,以及禀性。可能有人说真的人之初性本善吗?的确有善的一方面,也有禀性当中的垃圾,也有恶的一面。有一句话就说:人是赤条条地来到世间,但是同时一手提福、一手提罪地来到人世间的。因为我们早就写好了我们这次来到人世间的剧本,我们的出现只不过是当一个演员在按照剧本进行演出而已。但是如果我们有了良好的教育以后,就可以发挥主观能动性去改写我们的剧本,甚至重写整个剧本。这个是无论道家、佛家还是儒学都提倡的为人做善,“不因善小而不为,不因恶小而为之”的关键,它的关键是要改写这个剧本。

性、慧和智的关系,实际上就是德慧智的关系。说起来,这个性它遵从于人类是如何由六个发展阶段逐步下滑下来。庄子曾经揭开了这个问题,就是:去性从心,从心而用脑,用脑而成愚。所以由愚转智,然后再转慧,再到性,这个是一个连贯的逆反过程。在教育上,还非得要抓住人体内生命真相的这个层级下滑的规律,然后把握住如何逆向性的回溯、逆转,那么就能够开启大慧,或者说使智能和慧识同步地进行运行。将我们心灵的道德、本性,那个真性与右脑的慧性和左脑的这个智能同步去运用,来认识我们的人生,认识这个世界。不断去摆脱后天智能对先天的压抑和封闭,这样才能够完成。

我们古代的文化,就是一个修之身而天人合一的文化,我们古代的教育也是这样。双可教育、经典诵读也是达到这个目的,如果说在一般情况下是心与脑相通,就是要使我们的心灵与这个囟门相通,就能够达到天人合一,这是指孩子们的情况。成人那就要向下延缓一步,要延缓到阴蹻,调用阴蹻里面真正的先天能量,通过我们体内的中线上传,灌注到心里面,然后进到大脑里面,与天相通,这样就能够达到天人合一。我们智识的学习,也就是孔子所说的“学而时习之”,智识完成这样的一个过程,这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模式。为什么呢?你看它不像太极图,太极图有高峰、有低峰,有大脑袋、有尖尾巴。而这个无论是阳性的也好,还是阴性的也好,它都是对比,同步运行,因为中央有一个主宰。这个中央的主宰,就是我们心灵的道德培养和教育,保持住性本善而正,再来同步开展智能教育和慧性启迪、保护,这样的教育模式才是中国祖先们早就创造的人类最完美的一种教育模式。这与老子所说的“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中气以为和”一个道理。

可惜我们被西方人忽悠了几百年,为什么呢?西方的智者和哲学家当拿到了中国的《易经》和老子的思想以后,没有真正读懂,他们读到“二”的时候,读到了老子的“无生有,道生一,一生二”以后,他们就觉得他们的梦醒了,就认为那个是绝对真理了,他们没有读懂老子的第三句话——“三生万物”,不是“二生万物”,结果他们就产生了辩证法,将人类引领到一个斗争的漩涡里面,长达几百年之久。然而,老子的思想、我们祖先的思想里,这个阴阳的思想只是指的万事万物的性质、属性存在着阴阳,就像有天有地、有男有女一样。只有天地结合、男女结合,天地结合而长养万物,男女结合而生育儿女,才能生出第三来。这个“和”,结合在一起,其中暗藏着一个能量体,这个能量体就是“德”。你看,现在的婚姻为什么破裂得多?没道德嘛,对不对?它是占有,相互要占有对方,而不是奉献自己,你说那个婚姻怎么能够维持?本来受“二”的影响,认为都是独立的,我不需要你,你不需要我,我想需要你的时候你就来,我不需要你的时候你就滚,这就是“二”的思想。但是你要有了“三”的思想,三生万物,有了这个德在中间,居中来调控阴阳,那么就和和美美,社会和谐,科学发展也会目标准确了。

像现在DNA研究,这个西方不制止,这要是不控制起来,到时候可能猴子屁股都要长到人的身上来,很危险。当没有道德制约的时候,人类连禽兽都不如。像狼类还知道互相有食物的互信、互敬的这个过程。我们现在为了金钱,已经缺德到底了,连瓜子里面都要放上毒。连买一个黄瓜,它都是假的。为什么是假的?为了保持新鲜,黄瓜带花儿、带刺儿,看起来表面保持着绿油油的颜色,其实涂喷了化学药剂,你吃了就拉稀,吃多了你肝臓就坏了,再吃多了你就拉晕了,而商贩们却把钱赚了。要是吃肉的话,情况就更糟糕了,那肉里面什么雌激素、催生素、瘦肉精、生长素堆了一大堆。我们现在的孩子们,凡是贪吃的孩子们,喜欢吃荤腥的那些孩子们,都长得肥墩墩、胖嘟嘟、胖乎乎的,好像很可爱,但是内在的能力没有了,被吸收了,被掐灭了,很危险。 

我们只有掌握了老子的“三”的思想,才能把握阴阳,调控阴阳,使这个“二”不再进行斗争,也没有峰,也没有谷,而处在真正的平衡发展。孩子们教育,关键是三岁之前。三岁之前,一定要把他们的先天状态保护好。所以,中国民间到现在还保留着一句俗语,那就是: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两个界限来源于哪儿呢?来源于道家的内观。道家在内观当中发现,三岁之前是孩子们纯粹的先天时期,还有一句比喻,就是“先天中的先天”。大家都有一个经历或者体会,孩子一周岁的时候抓周,对不对?抓周,看电视剧可能也有吧。为什么要有抓周这个形式呢?玛雅人也有这个形式,中国人也有这个形式,唯独西方没有,欧洲没有。为什么有呢?它是从内求法当中发现了每个人都有先天的选择权,恰巧在一岁的时候,这个先天的禀性会不自觉地重演,像重演律一样,像社会重演律一样,它会表现出来。你只要把相应的物品摆在他眼前,它会勾起他全身的回忆,选择他知识积累最丰富的象物进行抉择。所以他一抓一个准,他抓住什么,他将来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那个方向。还有百分之十的错误是什么产生的呢?大家知不知道?可能来自动物界,不是人类,可能就是这个问题。

所以人的禀赋里面含有很多的基因要素,我们祖先早就发现了,就抓住了这些特点,在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学校教育当中加以运用。这个先天保护得好,那么三岁可以看到长大了以后择业的可能,而七岁就可以通过他先天状态下逐步地积累后天知识,这个积累的趋势、选择的方向和他道德品质的高低,来决定着他的一生。看老,七岁看老。有很多家长认为孩子嘛,那就任由他去,孩子在那里发脾气、耍娇,摔板凳、摔碗筷,这当父母的还像仆人一样:“娃哎,你要干什么你去干吧,你摔就摔吧。”放纵自己的孩子。实际上,从三岁开始以后有个反抗期,可能每个家庭教育孩子都有这个体会,他认为长大了,这实际上就是禀性当中的垃圾开始在大脑里面和细胞储存里面释放了,他会不听大人的话,这个时候可是特别关键,因为看老啊。他在七岁之前,就决定着你教育正不正确,决定着八岁到十四岁、甚至十四岁到终生的方向。

很多家长没有认识到三岁到七岁教育的重要性,把他甩给保姆、甩给幼儿园,家长就不管了,实际上这是危险的。因为我们的保姆、我们的幼儿园或者说我们的爷爷、奶奶或者姥姥,还都并不了解孩子们的生理,不知道七岁之前、三岁之后的重要性,这是智能意识规范起步的关键生命期。这个时期,如果不用五德来规范孩子的行为、言行举止,任其放荡不羁的话,这个孩子将来完了。学校再怎么教育也教育不好,因为这个时期是他先天禀性里面垃圾释放期,你要抢在这个往世积累来的错误的这个校正的机会,抢在七岁之前帮他校正过来,那么他后天的智能才能保持一个正确的发展方向。

所以,有很多的父母把教育的责任推给学校,拜托给阿姨和幼儿园,实际上是不负责任的表现。我在西方跟他们的教育家讨论孩子们教育问题的时候,西方人宁可养狗不愿意养孩子。我说,你那么爱养狗、养宠物,为什么不养孩子?弄得整个德国民族萎缩了,没人了。都要从东欧那个地方引进人种,甚至把非洲的人种也引到他们国家去,成了长住居民。我说,这样整个民族不就开始萎缩了吗?完了吗?有很多学者就跟我说,他说:“做父母责任太大,我们没有本领给孩子们、给我们的后代一个好的地球环境,给他一个好的教育环境,我是在犯罪,所以我愿意养一条狗。”

他们从这个角度在考虑,地球一天比一天坏,人也一天比一天坏,生存环境不行了,而教育的方向又找不到良好的方式,一个个地观望等待,所以他们宁可不生,而养宠物。

而我们中华民族,其实早就把这一教育方案和人生的发展规律性全部都窥测得清清楚楚,记录在历史的典籍和文案之中。包括孩子们的思维过程,在三岁之前就有立体思维,大家可能都忘记了。我前面提到了我的小时候,那就像看立体电影,甚至那些图像里的人可以走得很近,你要想摸的时候,摸一下,然后又回去,这就叫立体思维。而三到七岁的是图像思维,退化到了平面思维。

我们的成长过程当中,七岁到十五岁,是逐步退化到线性思维的过程。为什么我们年龄越大感到记忆力越差呀?实际上是跟最后出现的点状思维有关,这就是逐步下滑的过程,也就是我们常常不如孩子们记忆力好的原因之一。这些记忆特征,我们在自己的教育当中把握住的话,那么就容易知道我们作为父母实际上不如孩子们,孩子们是立体思维和平面思维,我们已经是点状思维和线状思维。所以在教育领域,我们不要当现在妇产科医院里面拿手术刀的医生,而是应该当一个助产婆。我在研究了西方教育史的时候,我就特别欣赏苏格拉底的教育思想,苏格拉底的教育思想就是一种助产婆的教育思想,等候、引领着孕妇顺利地生产,而不是强行地在孕妇的肚子上加上一个板子压,把孩子压出来,也不是像近代西医那样,拿一个手术刀,把孕妇的肚子剖开,从子宫里面把孩子揪出来,而是要让孩子们的天赋自然地诞生分娩,准备好智能教育、意识教育的条件,让开一条通道,打开产门,理顺产道,使他顺利地分娩。将孩子们藏识库里面的真知唤醒、引导出来,这才是人类教育的正确方向,而不是用我们个人以后天左脑思维的这个决断去影响孩子。如果说用我们的意识思维、智能来教育孩子,那只会把孩子教笨。你只有站在一个辅助的状态,而不是居高临下的状态,不是强迫的状态,这个教育工作才能做好。

像中国的“育”字(图示略),也是画得非常明显了。这是一个女性,对不对,这是一个孩子,看到没有,你把它颠倒就是婴儿,婴儿头上还冒着气呢,跟地球连着,地气还在往他的囟门里面灌。十月怀胎孩子囟门朝下,为什么朝下?因为地气养形,地气养他的形体,他的身体发育是直接从地球上获得,另一部分是从母亲的血液里面获取,才完成他的形体发育。而我们只遵从西方的观点,全部都是胎盘血里面带来的。不,胎盘里的血,它只能营养一部分,而孩子们的囟门都是开的,胎儿,怀着的胎里面全部都是开着的,跟大地是完全连通的,他是在吸取地气。

那么“育”呢?就是应该顺应,让其顺产。我虽然曾经是外科医生,但是我并不主张为了追求自己的一点money,为了一点奖金、高额的奖励或者工资,去把人家的一生都给毁掉。现在我们国内就有很多医生,这个德太缺,滑得太远了。为了钱,不惜毁掉一个孩子的一生,强行地去从孕妇的肚子上划一刀,明明不是难产,他非要报你个难产,跟检测勾结起来,一方面给产妇增添经济负担,二个方面,实际上毁了这个孩子一生的很多方面。因为孩子的大脑这个智和慧,只有经过产道的挤压,储存在大脑当中大量的地气通过产道的挤压和分娩过程才能分布全身,而不是一个手术刀所能完成的,也不是仅凭两眼所能看到的实像。

所以在这个“育”上,我们也要注意,包括“教育”的“教”(图示略),大家从祖先的智慧当中也可以看出,这个甲骨文“教”字是一个成年人面对着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正过来。你教他学什么呢?学天地的变化之理——爻!什么叫“爻”呢?爻就是道的变化规律,也是《易经》当中的阴爻和阳爻转化的规律。有很多人想驳斥我,说:“你说的那一套,历史上不存在。”实际上,看看这个字,它就铁案如山地存在。

我们2500年前的教育,绝对不是纯粹的智能教育,而是慧智同步的教育。因为我们现代人解读《易经》能够读懂吗?其实只是把她当作算命的技术、预测的技术来对待,却不知道她能够窥测生命内部的全部结构,《易经》描述的是如何用天地的规律,运用能量解析生命的真相和自然的真理。然而,2500年前正是通过这个“教”来使我们一代又一代人获得最良好的天人合一教育。

在汉代时候,才变成了一个“孝”(图示略)字,大家看到没有?这个过程是什么时候完成的呢?大家知道吗?为什么将前边的学《易经》的教育改变成了孝道教育?是谁做的?是汉武帝,汉武帝干的事。汉武帝就像亚里斯多德跟着他的老师学习一样,他学不出来,他跟着窦太后,窦太后教不出来他,因为汉武帝的慧性开发不出来,他没有像他的父亲那样容易开发,所以他像亚里斯多德一样:“我爱柏拉图,但是我更爱真理”。他认为的真理,就是他左脑思考的内容。

所以西方也有一句名言:“只要你思考,上帝就发笑”。那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因为你思考时用的是左脑。右脑的思维是自然地流露出来,不经过思考。那么汉武帝没有右脑的流露,这一点是肯定的,为什么呢?你只要看看他晚年干的那些蠢事,把一个宫廷搞得大乱,互相杀戮,整个宫廷里面横尸遍野,冤案重重,冤魂遍地,就可以看出他纯粹是用左脑思维。他当时为了驾驭这个国家的教育领域,他就提出孝道来维护,当然这里面也有董仲舒他们的功劳,结合在一起,完成了一个改变。

那么孝道重不重要呢?当然是重要,但是以偏概全,也是非常不足的。正像其它民族批评我们国家一样:中国人的爱没有终极观念,走不出家庭之外。其实这个局限性源自于哪呢?也源自于从汉代开始的这个孝道教育。他的目的是让你在家庭高度地提倡这个孝道,然后提升最高层次是什么?忠君,忠于皇帝就行了。所以美国有一位研究家在临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中国人的上帝不在天上,而是在皇宫里。他研究了一生,在临死的时候才发现。实际上他没有接触到这些文字、文化揭示的深刻内含,一旦将这个深刻内含揭示了以后,那么这一切真相就非常地明白。

这个学习的“学”(图示略)字,大家看一看,也是这样一个原则。一定不要离开《易经》,不要离开天地自然的真理,不要人间化、智能化,而一定要将自己的心胸放到天地之间,天人合一。

大家看一看,历史上发生典型的变故在什么时代?就在宋代和明朝。明朝的时候,就开始所有的学子连《易经》都不要再诵了,背到八股文就可以了。那么从汉代开始还保留性地学习《易经》的这一个课程,就开始完全地割断了。这样一来,中国根文化当中的三大瑰宝,一个是《易经》,第二个是《黄帝四经》,第三部就是老子的五千言,在明代就开始彻底地放弃了,八股文就推行起来了。这一推行起来,最多享受了根文化的儒学,到了清朝,在明朝末期和清朝,整个我们国家的创造力就开始迅速地下滑了,迅速地掉到了世界各个民族国家的尾巴后面去了,最后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境地。

所以说,这个教学、教育是国家的希望、民族的希望。民族的复兴,必定是教育的复兴,教育的复兴就要关注到文化的复兴。文化的复兴,在中国既要关注我们整个民族当中的这个儒学文化、外来西方文化,但更主要是把握住我们2500年前早就诞生过的根文化教育,这个根文化教育在《大学》里面完整包容了。

《大学》看起来是儒家经典,实际上是道家的经典,用道来解儒就可以发现,《大学》这一本书,这一部经典当中含有三纲目、十六次第,如何学习、修身这个过程,分了十六个层次,按照这个次第去实践,那么最后,无论是你的家庭就达到家齐;无论是国家,那么国家就达到无为而治;无论是你影响世界,那么天下就会和平了。这个十六次第非常完美,而并不是像宋代儒学所解析的那样,《大学》只是局限在某一个层次当中。用道来解这个儒学保留的经典,可以发现这一个问题。

在西方很多的教学过程当中,他们歪打正着地把握住了一些特点,这是中国的根文化当中本来就包含的,我们不要感到稀奇。在研究西方的文明、文化和近代科学的时候,他们常常是从中国的根文化当中获得了直觉和灵感,加上他们的才智,然后再贩卖到中国来,结果成了西方的月亮比中国圆,但是却不知道这个月亮是在中国制造的,非常惋惜。我们要掌握这个特点,不要轻易被西方细微的智能研究所迷惑,一定要把握住我们祖先的根文化,使我们的根文化能够接续起来,使我们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完整地去契合孩子们的生理。这个生理,一定是道家、佛家他们通过修之身内证出来而验证的真理,这样我们才能够把整个教育工作完整地把握住。

由于时间关系,我不再延长更长,有些重点在以往的一些讲课当中都谈到了,大家去翻阅一下就可以。我们体内要想使自己的智慧都打开,要想孩子们将来的智慧能够保持,那么内观经典诵读是必须的。像这个“也”字,古人用得非常频繁,它都是将三叉路口把握住。现在有些学校的教育当中,除了孩子们这个性早熟,都谈恋爱去了,不读书怎么办?实际上所有的孩子能够坚持内观诵读三个月,男孩的鸡鸡就不会乱翘了,也不会乱遗精了,因为他不思淫了,他变成智者而有自控,那强奸犯也会迅速减少,为什么呢?它转化成了他的智慧,它反向地升到了自己的大脑里面。而并不是像西方教育的敞开,每个人发一个避孕套。实际上,那是害了孩子们,孩子的智慧就这样被湮灭了。本来还可以读到高中、大学的,结果读不上去了,因为被顺行消耗了。

所以这个经典诵读掌握了以后,无论在生理健康还是智慧各个方面,都能够给我们的孩子们、给我们的家庭、给我们的民族、给国家带来很多的好处。

好,这一部分内容,我们今天主要就讲这么多吧。我们德慧智教育的关键,就是把这个“心”把握住,再把右脑和左脑协调把握好,把德慧智结合在一起,那么心脑共用,心脑通天,就能达到天人合一。

好!祝福在座的每一个人和你家庭的孩子都能达到天人合一。

谢谢!

(责任编辑:知心)
版权声明:本文章来自道德知音网,文章网址http://www.daode.biz/html/lecture/fangtan/20101116/621.html请转载时注明!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