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网站地图 RSS订阅 TAG标签 会员中心 新搜索
道德知音 资讯讲座:  |  新闻资讯  |  专题讲座  |  读书频道  |  诗文赏析  |  知音电台  |  道医养生
修学资料:  | 
文字道理  |  修学日新  |  慧性教育  |  经典教材  |  修真词典  |  知音问答
社区服务:  | 
知音论坛  |  知音社区  |  视频展播  |  历史照壁  |  德慧智教育 |  在线书院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道德知音网版权所有;转载时,敬请注明出处"道德知音网"和作者。自行修改内容者,文责自负。联系邮[email protected]

热点滚动:
返回首页

德慧智教育之幼儿养性(上)

时间:2010-11-16 00:09来源:知音原创 作者:熊春锦 点击:
德慧智教育之幼儿养性(上) 北京首届高级慧性教育讲座 熊春锦 2010 08 14 在这里,我们共同关心我们的下一代,作为父母、作为老师、作为教育工作者,对我们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人的繁衍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教育责任。 在教育领域,我们中华民族作为一个有上下五千年历

德慧智教育之幼儿养性(上)

北京首届高级慧性教育讲座

熊春锦

2010 08 14

 

在这里,我们共同关心我们的下一代,作为父母、作为老师、作为教育工作者,对我们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人的繁衍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教育责任。

在教育领域,我们中华民族作为一个有上下五千年历史的民族,如何站在自己民族文化的角度上,去探讨我们的教育呢?目前,我们中央胡主席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很好的愿景,就是“民族的伟大复兴”。既然“民族的伟大复兴”的这个愿景,给我们的国家、给我们的民族提出来了,那么紧接着,我觉得就有一个新的命题,去领悟胡主席这样的一个愿景,那就是民族的复兴在于文化的复兴。只有文化复兴了,民族才能真正的复兴。接下来的这个命题,就是文化的复兴在于教育的复兴。只有教育复兴了,文化才能复兴。文化复兴了,才能导致整个民族真正的复兴。

基于这样一个命题,我对中国的教育历史做了一些研究,研究了2500年以前夏商殷周的教育情况、历史情况,也研究了2500年以后、在轴心时代出现以后,由原来的慧性文明,慧智共同一起的文化、文明教育状态,转换到了唯智能教育历史时期,这样一个教育模式。也就是说,在2500年以前,是伏羲、黄老这样一个教育思想、文化思想;在2500年左右,经历了500年长期的战乱,转到了以孔夫子为代表的儒学教育思想的历史时期。这一点,跟西方文明的教育转折,可以说是历史的不谋而合。西方是以亚里斯多德为转折点,那么东方是以孔子为转折点,这就构成了世界文明、文化和教育的一个共同的轴心时代、转换时期。

那么到底2500年前是怎样的一个教育?为什么英国科学家李约瑟在研究了中国的文化以后、在研究了中国的历史以后,得出的一个结论是:“中国的文化和文明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文明,整个西方的科学发现、发明创造有50%左右来源于中国。中国是世界科学创造和发展的摇篮。这一点不仅西方人不知道,连中国人自己也不知道。”李约瑟的这段话,给我一个很深的启迪,这使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去研究这个“不知道”,因此发现我们祖先的教育思想就是一个德慧智的教育思想。这个德慧智教育思想是怎么样命名和提纯出来的呢?也是根据文言文和5000年以来构成的伏羲文化和黄帝文化以及老子文化他们的教育理念当中发现的。这个德,就是做人的品德。要想达到一种智慧状态,要想培养一个有成就的人才,一定心理上要有过硬的素质,要有道德的心灵。仅仅有道德的心灵是不够的,还要把我们右脑的慧识充分启动起来,右脑的慧识叫做先天本慧,人人都具备,也就是佛经里面讲的一句“人人本佛”,道家所总结的是“人人本道”,都具有道的气质,都具有一个佛性的特征,也就是说觉悟,知天晓地,比较聪明。那么左脑呢,是后天的智能,后天的智能将它结合在一起,就构成了一个德、慧、智整体的运行。

我也注意到近些年来美国教育界的研究成果,英国教育界的研究成果和欧洲研究成果。他们由于缺乏中华文明的这种根性文化,而没有抓住心和脑之间的辩证关系进行研究,所以完全把研究方向放在大脑里面,从解剖学,从单纯CT扫描和核磁共振的信息捕捉,从小白鼠的身上来进行脑科学研究,而不能在人的本体上进行研究,所以他们得出的结论仍然是局限性的,如果按照西方目前的这种从老鼠身上研究出来的脑科学成果,毫无忌惮地使用在中国民族的身上,那么结果是危险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调查了一下,目前在中国的市场上,教育市场以及化工产品市场,很多市场上,我们成了他们的实验基地了,这是非常危险的!我们的民族要真正地在这个世纪迈过我们的低迷期,走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前面,我们只有借鉴西方最优秀的东西,但是决不能丢弃我们本身远远超越西方的科学认知。为什么说我们中国的科学认知远比西方高呢?因为西方的长期认知是通过左脑的智能思维发展起来的。自从西方的亚里斯多德抛弃了他老师的内证体验以后,发明了唯智能外求方法逻辑推理和实验证伪,一直到我们上一个世纪,西方的科学家当中才有一部分人发现,以智能为主导的科学发展方向并不是世界上最高的教育、文化和科学发展方向,一定要将大脑整体地加以运用,大脑皮层的功能、大脑质层的功能都结合起来进行教育和学习,才能够达到一种比较高的文化知识水平。而在中国,早在2500年以前,我们的祖先就已经提出了、创造了内求法,通过自己的体内,早就验证了一定要将自己的心和大脑皮层、大脑质层结合起来研究,这样才能形成最完美的天人合一状态。所以在我们古代的教育思想和领域当中,构成了一棵文化的大树,层次非常清晰,只是我们没有去把它挖掘出来。

近百年以来,特别是五四运动以后,我们过度地进行了一场不分青红皂白的文化革命,就是五四运动。按照一些名哲所提供的说法,那就是将脏水和婴儿一起泼出去了,完全地接受了西方的文化,而忘记了我们祖先的文化。如果一个民族忘记了自己的根文化而完全地去接受其它民族的文化,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很快被同化而消失。中国之所以未被同化,是因为汉字有幸得以保存,才没有丢失我们的文化之根,但是危险性还是存在的。通过这近百年来向西方学习,渐渐忘记了我们祖先的根文化状态。

我在海外深深地有这样的感触,西方文化界的人瞧不起我们中国近些年走出去的年轻人,认为他们不伦不类、不中不西,是“香焦型”的中国人才。也就是说,外表是黄皮肤,头上顶着一头黑头发,但内部却全部是西方的知识,而这个西方的知识又并不是完整的知识。因为西方的文化有一个重大特征,它是将宗教和教育捆绑在一起的。所以,我们中国出去了很多大学生,在国内没有接续自己的根文化,在国外是个普遍现象。我要找这些到国外的中国精英知识分子,要到哪里去找呢?要到教堂里面去找,他们迅速地被西方文化吞噬了,进到了西方的教堂里面,学习《圣经》,而他们对自己的中国文化根本就是一窍不通。什么叫“三坟五典”?他反过问你:是“坟墓”的“坟”吗?是什么典?他完全是一张白纸,然而你问起他英语呢,他却像一位教授一样,可以把语法非常熟练地告诉你,超过了西方学校里面教授的那个理论水平。然而那个理论水平呢,在西方出去以后,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你不是搞语言学的,你学了没用。在西方而言,语言只是交流的工具。只要掌握了语言,去用它就行了,并不需要你去将语法、排列、前后结构弄得滚瓜烂熟。然而,我们现在大家都在学习英语,都在当英语博士一样,去啃很多的理论,但真正走出国门用不着。我在学习德文的过程当中,就深有体会,西方人完全就把它当作一种交流工具,他们不是当作一种文化来学习,跟我们的理念是完全两样。

所以,我们绝不能够继续延续五四时期的一种错误判断和理念,要尽快把文化接续起来,这样才能使我们学校的教育走上一个正确的方向,走向跟自己民族的根文化连接的方向,使我们的家庭教育能够从不伦不类的西方教育影响当中走出误区,把握住完整的道德心灵和智慧共同运行的教育模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超越,否则我们只能跟在西方教育、文化和科学的屁股后面慢步爬行,就别想超越。

我通过研究,深有感触,如果整个中华民族、所有国人一旦将自己2500年前的根文化接续起来,也就是接续道根文化、德干文化,然后把握住仁德、义德、礼德、智德的教育,形成一个完整的内五行教育,这种教育是非常有益身心健康的。为什么呢?因为现代高能物理研究的世界,有相物质实际上都是能量形态。另一个结论,在我们2500年以前早就有了,正像西方科学家所说的:“似乎近代科学的实验都在验证老子思想的正确性而已”。我们的祖先在很早前就提出了五德的观念,老子五千言德篇第一章就将这个五德的大树描述得非常清楚,而且是讲到了离道,“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然后就“愚之首也”“忠信之泊,而乱之首也”,没有这个干的支撑,没有这个信仰、信念支撑,那就整个就乱了,现在是不是这样一个情况?的确如此啊!

自从二三十年前,我们在国内对马克思主义信仰出现危机以后,再经过二十年的腐败时期以后,整个信仰就崩溃了,而对道德的信仰又没有及时建立起来,所以现代人信仰这个场性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呢?建立在金币之上,是向钱看了。然而,钱是一个流通之物,任何人想守住它、单纯营养自己都不可能实现。大家同不同意这个观点?再多的金钱,买不来精神的健康,买不来自己对民族、对国家、对整个世界的责任心和义务心,是不是这样?的确是这样!只有拥有了最坚强、稳定的道德信仰,才能够对马克思主义重新树立起一种信任感,知道它具有哪些不足,而主动去丰富、发展和完善它。因为马克思主义初衷也的确是为了解放全人类,为了解放所有贫困当中挣扎的人们,它是适应那个时代的,但是也有天然的不足。所以,纵观马列主义阵线发展和没落、衰萎的整个过程,其中就提出一个不断发展的观念,与文化非常密切地联系在一起。最稳定的还是我们祖先提出来的一个理论,那就是:一定要建立对道德的信仰!只有拥有道德,我们内在的健康有了保证,精神文明认知才能够完成。所以对这整个五德的文化大树我们只有确立将其起来,才能够使社会进入真正的和谐状态。

我们的胡主席提出了八荣八耻观念,我觉得非常地精准,既把握了时代,同时也把握了其中的要素、原则。只是我们还没有全面真实地执行他提出来的这样一个教育理念,如果全面地执行了,并且教育界真正认同了,那么很有希望,我们就能从智能状态由愚转智、智转慧,而逐步地将我们的礼德教育、义德教育、仁德教育,通过道德信仰的重新确立,而复归到德干教育当中,回归到深厚的道根和真信的土壤之内。这样一来,整个民族的教育问题、文化问题,可以说都是容易解决的。问题是,我们如果只是抓住这一点而不及其余的话,那么是不完整的,只有从这一点上重点突破,因为政治家们都是这个特点,他们只抓住关键,但是在实际执行的时候,要把它拓展开来,发挥出来。这个责任和义务,我觉得我们民间应该做,党政教育机关应该去做,而不能等靠要,希望中央的首长们都能给我们计划好,那不是一个真正为民族负责的文化工作者或者教育工作者。为什么这样说呢?在一个企业里面,一个董事长他希望自己的经理或者办公室的主任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呢?他肯定希望自己的助手和下边的人,我想到的、我说出来的,你能够及时做到。我还在考虑的问题,你已经帮我做到了,那才是一个合格的经理,对不对?如果说,要等到上面每一件事情都给你规划好,你再去做的话,那不是一个具有能动性的人才。那么对于国家来说,那不是一个具有能动性、创造力的机构或者体制。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如果大家都把握住了,那么我们文化复兴有希望!教育复兴也有希望!

从教育领域分析而言,我们的人生基本是分了这么六个阶段,就是胎婴阶段、幼儿阶段、少年阶段、青年阶段、成年阶段、老年阶段。这六个阶段当中,都与道德文化教育,也就是说与德慧智的教育理念密切联系着。只要在座的,凡是研究了道家文化、研究了佛家文化,研究了中国的2500年以前古文化的人都知道,我们的祖先在早期的教育过程当中都已经提出了这些,如何去养性、如何去养正、如何去养智、如何去养德、如何去养福。这个“养”,实际上就是主动提供营养、培育、营养的过程。我们根据这些历史的原因提出来一个德慧智经典诵读。为什么要提出德慧智经典诵读呢?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老子在他的五千言里面提出了一个教育观念,那就是双可教育的绝学。

老子的五千言,既是一部哲学诗,涵盖天地,包罗万象,同时在2500年前,它是作为全民族教育的一个课本和教材被皇家所掌握,被一些智慧者所掌握。为什么这样说呢?是因为我们只要研究了通行本的老子《道德经》和湖南1973年出土的帛书版甲本老子《德道经》以后,所有疑惑就马上云消雾散,以下观念就会确立起来:帛书《老子》是一个诵读课本,而通行本《老子》却只是一个阅读本。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帛书版本的五千言当中,仅仅在道篇当中,我们就可以发现大量古文行文的诀窍和道家内观诵读的韵律和要求。这个要求,简而言之,大家都知道的,在座的都是耳熟能详的两句话,哪两句话呢?那也就是:“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就构成了古代的教育理论和方法,关键是这个“可”字。这个“可”,把它扩大化一下,想一想,再加一个“可在下面是“哥”,再加一个“欠,是不是歌唱的“歌”。在古代的时候,这个“可”就是诵读、咏唱、吟咏的意思,然而通俗本里面没有体现这个意味,被改掉了。

我为什么可以敢断言,这个“可”主要是要求,所有的人都能开口诵读非恒道的经典,呼唤自己体内的非恒名。这是因为我们的古文化是一个修身的文化,是在自己体内进行实验的文化,是求之于己、观之于内,是一种内求法,观察体内生命的奥秘,是一种双向性的研究,“内取诸于身,外取诸于物”。而智能文明的研究,则是“近取诸于身,远取诸于物”,这个概念是不同的。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内取诸于身”,从内部取之于我们体内。

大家研究过《易经》吧,很多人研究《易经》,《易经》里面提出一个观念,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内文明,它指的是内文明啊!“见龙在田,天下文明。”都是指的我们体内一定要见到自己的非恒名生命体。怎么样去见到呢?就是要通过第一个“可”,诵读经典,返观内视,发现自己生命的奥秘。而这一点,根据我2004年以来,在全国很多的家庭、幼儿园、学校,根据道家的观念推行内观诵读法来实现,使孩子轻轻松松地就达到了老子的双可教育的目标。什么目标呢?他们通过对黄老的经典诵读以后,再加上这个可非恒名的诵读,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心、左脑、右脑可以一起运行的奥秘。而这一点,在西方的解剖学当中、生理学当中,近代的高分子物理学以及包括DNA的研究当中,都是无法发现的,现代科学暂时还无法进入这一个领域。然而,在老子的五千言当中却揭示了,并且是具有普遍的验证性的,所以,我觉得西方人之所以非常崇拜老子的五千言,包括美国总统、包括韩国总统,他们都倡导和借用老子的五千言,是因为世界的顶级科学家们,都将她作为人类的最高智慧结晶而对待!

在德国,他们的电视台调查发现,每四个德国家庭就有一本《老子》,我们中国恐怕几万个家庭里面也难以找到一本《老子》,对不对?世界顶级的足球皇帝贝肯鲍尔,人家14岁就开始读《老子》,而且终身他的随行文件包里都带着一本德文版的《老子》。他在电视台谈到自己人生之路的时候,为什么在成为足球先生和世界顶级的著名人物以后急流勇退,他说:“我是遵从老子的教导,功成身退”。他的确这样退得很好,对他的名誉没有损失;而且,他退下来以后,世界各地的赞助商对他的支持很大,上一届足球杯赛,人家赞助商还送他一架直升飞机,让他坐上这架直升飞机,巡行在世界各个赛场来评判足球。而挺有意思的是什么呢?他非常有趣地给他的飞机命名,取了一个号,叫“老子号”。这可见他对我们老子思想的热爱,但是他真读懂了《老子》没有呢?他没有读懂,因为很多的中国人都读不懂《老子》,更何况一个外国人呢。这个“不懂”是不懂在哪里呢?智能并没有懂,左脑并没有懂,但是他的右脑懂啦,他的心懂啦。其实我们很多的经典是不需要左脑懂的,只要你的心懂了,与圣人居,与圣人谋,你的右脑读懂了,就足够了!你就是一个智慧者!

这就是中国的文化产生文明,文明产生文化,然后产生教育的一个非常关键的特征。这一特征我们掌握住了,我们现在的成年人、家长,在进行家庭教育,在对你的学生教育当中,就可以走出一个很大的误区,你不要以为一定要教孩子们懂你的意思那才是真懂。实际上,孩子们在某些情况下,要比我们大人聪明得多,所以我写过一本书,就叫《别把孩子教笨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这一代成年人,都是在单纯的智能教育当中培养起来的,我们全部使用的是左脑,甚至连心的教育都没有跟上去。而孩子们是一张白纸,他的心可以开启开,他的左脑可以开启开,他的右脑更容易天然地开启开。实际上,每一个孩子的右脑生理都是给大人所教的知识给封闭住了,给包裹了,孩子们比我们聪明得多!相不相信这一点?的确是如此,我就有体会,我从小长到大,我的记忆力非常好,摇窝里面的事情我记得清清楚楚,刘邓大军南下,在我家里住了一个班的人,但是我到现在还记得是11个人,他们把我从摇窝里抱起来,抛到天上,逗我发笑,那样的镜头,到现在还是历历在目。既然我自己有这个体会,而我生活在农村,家里非常艰苦,母亲一个人带着我,把我丢在家里,我没有进行任何智能方面的过早传授,这一点就保护了我右脑的功能,没有被家长、老师或者关心我的爷爷、奶奶所封闭,我非常感恩啊!我记得我躺在摇窝里面的时候,唯一最大的陪伴和安慰是透过那个亮瓦阳光照射在墙上,慢慢地下移,你们住过农村可能知道这种情况;而我眼前的一团圆光,刚好跟它合在一起,慢慢地移动,这里面有很多的图像,它陪伴着我非常寂寞度过了将近三年之久,直到三岁。为什么呢?因为母亲要下地,如果把我放在篮子里或者挂在树上的话,又怕蚂蚁咬我,所以只好把我丢在家里,因为我出奇地乖,不哭,为什么不哭呢?我有玩的,对不对?就像孩子一样,他只要玩得有劲,你说他还哭吗?实际上孩子除了拉屎散尿哭以外,饿了哭以外,不会哭,为什么?他有天然的教育系统在陪伴着他。作为教育工作者,你们注意一下,每个孩子松果腺产生的生物苷,到七岁才被大人们掐灭,被后天智识封闭,在医学上有一个名词叫钙化,松果腺钙化。这个松果腺钙化,其实还是有一个层级性的,清晰、混浊,然后再到纤维,最后到了钙化,这个时候,就失去了图像思维的能力。图像思维的能力,大家有印象吧?近代著名的西方科学家,哪一位?有没有人告诉我?对!爱因斯坦。他之所以能够在二十世纪的时候,成为世界的顶级科学家,他得益于什么?就得益于图像思维啊!

在西方的十年,我接触了他们大量的人才,就是按照以道解西的方法,比他们站得高,就发现他们的科学为什么能够在近几百年来引领世界。实际上,他们其中在教育当中最大的一个奥秘,就是通过宗教教育的方式保护了孩子们的先天慧性。而我们近几百年恰恰缺的就是这个,在胎婴教育、幼儿教育、小学教育阶段完全缺乏,没有保护孩子们的慧性;相反,却鼓励孩子们过早地开动左脑的全部功能。

当然,西方的教育并不是非常清晰的,理论上不是非常明白去执行这样的教育原则,他们是在一种歪打正着的情况下,去保护了孩子们的慧性。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们注重人性的保护、人权的维护。在西方的一个家庭里面,做父母的要是打了孩子,孩子第一个反应动作是什么呢,拿起电话就报警,在西方很明显的,那是老师教的,那是学校教育阶段的那一课。他拿起电话报警,他一报警以后,警察马上就来,马上就会拘捕打了他的父母,并且关禁闭。他们非常重视保护、尊重每个人的独立性,这样一来,就使他们在教学安排上顺应孩子们的选择,在他们未成年之前,尽可能留有更宽广的空间,让孩子们自由选择和发展。但是这些教育机会,在我们中国有没有?可以说完全没有啊!我们的父母不尊重孩子,把孩子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当作自己的附属品,一定要把孩子培养成自己心目中的那个目标。而我们的老师呢?一样要把孩子培养成能使自己升职、拿奖金、得表扬的目标。而这一点,我们没有注意到恰恰是扼制了孩子们的天性、秉赋、天赋的自然发展和稳定,因为孩子们的天赋发展和稳定需要到十六岁才能完成这一过程,而且还要在善正德的教育,完成左脑思维德慧智置换的情况下,才能保护这个孩子在成年以后一定是一个人才。

在西方并不存在如何准确地去达到爱因斯坦那种图像思维的教育模式,然而恰恰道家却有啊!我们的道家教育理念怎么样来的呢?它是运用上善治水的办法,来达到这一目的的。就是说,使更多的人,特别是孩子们,成人可以达到,但是要花比孩子们多几十倍的时间和观注,才能重新将钙化的松果腺恢复到纤维化,从纤维化恢复到混浊,然后恢复到透明,才能产生图像思维。然而从孩子入手,从胎教入手,抓住了“可非恒道也”,诵读经典,诵的什么经啊?非恒道的经典,什么叫非恒道的经典?就是并不是单纯的阐释、揭示显态社会所需要的内容的那一部分经典。这一类非恒道的经典,一定是“知其白,守其黑,恒德不贰,恒德不贰,复归无极”的经典。也就是说,这类经典一定是要能够自由地穿越太极球当中弦线的障碍屏蔽的这种经典。大家见过太极图,太极图中间的那个弦线,我不知道大家了不了解,它是双重弦线,一个就是后天智识向先天慧性发展的第一道屏障;还有一道,就是进入到慧性思维那一道门户的屏障,这两层门打开了,才能够达到大慧大智。而我们祖先的老子双可教育方法,正是教导我们如何去准确穿透太极弦双层壁垒的障碍,产生这个图像思维。

其中一个,就是“上善治水”。因为我们的肾臓里面,它像一个发电站一样,将我们人生储备的能量,一个是向上输送至大脑,再一个输送到五臓,还有一个输送到下面来。这三个途径,我们祖先发现了,西方人没有发现,实际上就给西方人带来了整个西方人再怎么好的教育,他们的智商达不到我们中国的水平。根据早年英国的一个科学家研究的,中国还没开放呢,他就只研究了东西方人的智商,当时他报告里面,我记得的结论是:西方人他们孩子的智商大约是110左右,而东方日本人,当时他没有办法拿中国孩子做实验,就拿日本做了试验,就发现日本的孩子可以达到120左右,明显比他们高10~15个百分点,而日本的孩子只要在学习当中接触了中文的孩子,又要比西方人高,达到130,这个值就明显高,他们当时就感觉到中华文化存在着奥妙。

为什么东方人比西方人聪明,他们从文化上去研究,这是一个方向,我是从道的方向,以道解西、以道解中、以慧解智这个角度来揭示这个奥秘,我就发现西方提倡性解放,使他们的智能必定下降!然而可悲的是,近20年来我们的国家也在提倡性解放,这都是一批傻子,都是一批毁坏我们中华文明和文化的刽子手啊!盲目学习西方干嘛?西方人是不懂啊!他们是外求法,靠实验证伪、逻辑推理,经不起时间考验的,它近50年内可能正确的,是真理,但是一超过50年它又是谬误的。唯有中华民族的内求法诞生的生命揭示的真理那才是过得硬的,几千年都不会褪色。像老子所揭示的上善治水的理论,搞教育的、家里有孩子的人都有这个体会,在中学生当中,由于肾里面的能量能够进入大脑,孩子们在青春发育期之前,记忆能力、吸收能力、解析能力,创造能力是不是都比较高啊?一旦女孩子来了月经、男孩子出现遗精的时候,会发生一个什么现象呢?就学习不集中了,精神容易分散了,创造力、幻想能力都下降了。为什么呢?老子这里有答案,什么样答案呢,是因为每个人的肾臓能量开始下行了,化成了后天的浊气,男子化精,化为后天的浊精,女子化为血,而开始启动了仓库里面的能量。如果在这个时候,再鼓励孩子们、允许孩子们谈情说爱,没有更多的能量再进入大脑了,大脑的智能不行了,慧性那就更不行了。很简单的真理,可惜没有引起我们的重视!我们的古人为何要提出上善治水,一定要让水逆流上去?古代的中医里面,就有一句话:“手提金鞭倒骑牛,喝退黄河水倒流!”要有一种气魄,要使自己的脑脊液能够返上去,加速进入大脑的过程,让里面携带的大量的肾气能量,使自己的智慧获得开启,智慧获得开启以后,那么我们才能准确地把握自己的人生,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判断力、意志力全部都会迅速提升。

那么这个教育过程我们如何能够坚持下来?特别是对孩子们,7岁之前是他们天然的先天时期,从3岁开始人为接受后天的智能,左脑开始完善里面的东西了,但是先天没有被封闭死;到了8岁的时候,孩子们有个现象,大家都记得吧,到了78岁的时候大家是不是都还换牙?那个时期提示你的孩子先天已经开始退出了,开始进入后天了。那么完全进入后天要到什么时候呢?女子标准的是14岁,男子标准的是15岁,这是生命指标的正常分析。当然现在不能这么说,因为中国有个特点,为了钱什么都敢干,人们吃的、喝的都有毒了。我前几天看到报纸上在报导,是什么奶粉已经产生一种什么效果啊?使婴儿的性早熟,我的天哪!婴儿性早熟啊!而不是少年性早熟啊!连婴儿时期都已经被毒害了,从阴道里面排出了分泌物,十分可怕啊!那个阴道里面排分泌物,应该是14岁才完成啊!问题的症结在哪儿呢?如果在工厂找不到原因,一定是奶牛饲养的原因。为什么这么说呢?饲养者可能为了刺激奶牛分泌乳汁,而使用大量的雌激素,就使奶粉里面雌激素含量过高,然而我们监测机构却恰恰忽视了这点,危险,这非常危险!如果这些东西不给塞死,我们中华民族就没有后代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女性服用了雌激素她会性早熟,而更倒霉的在哪儿呢?在男性啊!因为男性服用了大量雌激素是一个什么结果?女性化,成了太监了,难道我们要让整个中华民族的男性都成为太监吗?!非常忧虑啊!这么缺德的事情,我们怎么允许干呢!真是监管部门失职啊!没有真正全面的考虑到民族的利益,子孙后代的幸福,只注意到了自己这一辈子,贪图享乐,对事业不负责任,对子孙万代不负责,这个信念必须确立起来。所以这个现象虽然改变了古人对人体正常生理机能的一个定义和判断,但是我们接触我们祖先的理论以后,我们就会感觉到非常欣慰,我们的祖先早在几千年以前,就已经把它揭示出来了,并且通过文字记载,传递给我们一代又一代,只是等待我们的后代去解密,把这些重新的解读出来,使它成为我们教育的工具,成为文化的成果,而重新再去创造这个文明。

上善治水的理论,有的人认为我们的祖先没有西方科学发达,实际上我仔细研究了中国的古代文化,特别是儒学之前的文化,这个观点我是始终坚持不变的。为什么呢?因为儒学时期开始以后,就基本上是只用左脑了,他们不用右脑了,从中国的行文方式改变并不彻底上,都可以看出来。中文的行文方式,古代是上下和从右到左的方式,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是用左手写字。可以说在2500年前,官方的行文方式全部都是用左手写。然而经过500年的战乱以后,后代的左脑功能起来了,右脑功能遗失了,当时的人们不再明白为什么古人要用左手写字,为什么要从右到左来行文。当他们的左侧大脑功能一启动之后,开始调动了右手,就只会主动去使用右手,只有少数一部分人还保持着天然的使用左手。实际上,右手写字的民族已经知道他们自己肯定是在智能的状态当中,西方现在已经不限制孩子们了,中国到现在还在限制孩子们使用左手还是右手。我小时候使用左手,大人就拿着筷子狠狠一敲:“换手!”,赶紧换过手,但是大人一走了,不习惯,还是换过来。后来,我就学会了左右开弓,两个手都用,大人一来,换过来,大人一走,又换回去。惟独保持了课堂上使用右手,因为老师盯得太紧了,他不让自己用左手写,那么就学会了用右手写。但凡是技巧型的、用仪器的时候都是用左手,为什么呢?因为右脑太棒了,它逼着自己非得要用这个手。我在手术台上做手术的时候,很多医生不敢跟我比,为什么呢?我的左手太灵光了,速度又快,一刀就划开,很小一个口。别人需要眼睛去看体内的器官,我这个指头上长着眼睛,我只要一摸,阑尾在这儿,刀子一下去,病人没有任何疼痛反应,“嘟”提出来,三下五去二,一抓丢进去,有的时候15分钟一个阑尾手术,快不快?妇科的结扎,12分钟完成,为什么呢?不用器械直接去看,你的眼、你的手就能够摸,手一摸,刀子就到了,右手配合左手,一起用起来,开的口又小,看起来又漂亮,病人痛苦又少,这就是右脑思维的好处、左撇子的妙处啊!我原来在江苏的时候,医疗巡回队下去,人堆人,都挤着要熊老师的号,他非要赖着自己给他做这个手术。在医院也是这样,为什么呢?因为我把自己的右脑功能开发出来,这个右边的脑功能就自己保护下来了,而没有被左边大脑的后天智识消灭掉,人生路上就有作用。

这些特点,孩子们的这些天性,实际上我们做父母的要爱护,保护他们,让他们去发展,这样才符合他们的秉性、天赋。当然,并不是放弃智能的教育,智能教育的最大责任是什么呢? 堂堂正正地做人,老老实实地为社会做出奉献。这是对智能的一种规范,也就是要用“仁、义、礼、智、信”规范我们的左脑思维,这个一规范好了,实际上右脑功能自己也就出来了。西方有位医生泰勒·吉尔,研究脑科学,研究了多年,不得结果,后来自己中风了,左脑还严重血管栓塞了,一下子整个左脑瘫痪失去了功能,这下子她大彻大悟了,一下子进入了图像思维里面,进入了慧性思维里面,她现在到世界各地专门作报告:这个右脑深层次的思维简直太重要了,比这个左脑思维层次要高得多。她就推广左脑和右脑如何去共同运用。实际上他的体会也还是局限的,不是系统的。而我们祖先的那些系统理论才是人生的真谛,也是生命真相的奥秘!

所以我们在教育工作当中,紧密结合自己生命的奇遇常常会发现很多东西。在命名上也是这样,古代把大脑皮层命名为“相”,而把大脑质层命名为“象”,老子直接指出大象无形,也就是说大脑质层思维出现的图像要找到实质性的东西是找不到的,它是包罗整个宇宙的信息解码,并不是在现实可以模拟产生的有形有相的现象或者物质,而是一个超出了有相出真的更高层次的物质,所以老子也指出了“有物昆成,先天地生”,也指出了我们的这个宇宙是早在天地之前就诞生的,但是她还是物质,是一种无相的物质,一种大象的物质。包括细胞我们的祖先都观察到了,只是对于命名在文明转折期,孔子的后代没有及时把它解读清楚,而进行了单纯智能性的解释。

例如这个“善”字。这个“善”字在我们每个人的细胞内,是可以用自己的第三只眼看到这么样一个结构的,这个结构也就是体内的善粒子,我起了个名字叫善粒子,善粒子越多的人,常常他的心地比较柔慈,仁容柔慈,而他的身体也非常健康,并且他的智能和慧识都比较合理地在进行运行。而这个善粒子从无形控制有形的角度,就主宰着我们每个人的细胞壁、细胞膜上面的正负电子活动的机制。到现在为止,哪怕西方的电子显微镜那么高倍的放大,都还无法发现这个善粒子。还有个问题,就是西医发现肠道里面有寄生虫,但是在他们没有发现之前,中国的祖先早在5000年以前,就对自己胃里面那个虫、那个细菌已经进行命名了,只是我们后代的子孙没有去尊重祖先,不知道那是对我们胃部幽门螺旋杆菌的命名,学了西方的那种命名,而不知道自己祖先早就命过名了,而且是用自己内观内视的方法发现的,但是由于我们进入智能时代以后,绝大多数人都不能进行慧观,而只能用眼睛去看,所以难以相信。

然而,这个世界就是那么奇妙,真理常常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但是一旦大多数人走进的时候,那么这个真理就会成为谬论。当一旦发现少数人掌握的是真理,有普及价值的时候,这样才能扭转这种现象。

那么在教育领域和文化领域的这种现象,我们要走进老子五千言,走进我们的根文化,用我们的亲身体验和孩子们的亲身体验,都可以发现祖先们早已经给我们揭示的这些真理是客观存在的。所以老子也提出了一个教育观念:“为学者日益,闻道者日损。”这个解释,由于我们现在的智能脑袋太多了,用左脑去解读老子的太多了,可能大家被他们洗脑了,难以准确地解释,实际上老子在这里提出的是一种教育遵循的方案。我们对孩子们的教育,对自己进行教育,一定要遵循一个“为学者日益,闻道者日损”的方案。

这个方案的特点是什么呢?那就是作为后天智能的学习,作为左脑思维的开发,要学习那些能够每天有益于进入右脑的文化和知识;凡是无益于与右脑同步、与心灵同步的文化、教育、书籍、影视、视听等等方面的内容,都应该回避它、远离它。现在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有害的东西太多了;而真正有益的东西,的确是稀之又稀,少之又少!而且能够按照老子所评定的标准,我们祖先所提出来的标准,这个有益的东西的确是我们还没有真正把握它,还没有达到共识,只有建立起来这个共识,体内的大慧大智才能真正开放出来,才能出现,因为人人具有本慧,就是被智能所屏蔽、封锁,只有每天主动去学习有利于左脑思维和右脑思维结合的知识和文化,那么才能开启自己的本慧,使自己的天赋充分展示出来,所以要整体把握住益损教育方式。

那么“闻道日损”,这个“损之又损”的“损”的意思,就是要主动清理、扫除、减少的意思,清理、扫除、减少对右脑慧性、慧识的障碍,冲破封闭、封锁而透发出来的这样一个过程。像西方近些年来,一直高度重视灵感、直觉的透发。

著名的发明家爱迪生有句名言,对天才的名言,我们的教育部犯了一个大错误,把人家一句完整的名言掐头去尾,把后面的“那1%的灵感比99%的汗水重要的多”这句话切掉了,鼓励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学子流汗,拼命流了99%的汗,但是自己的天赋开发不出来。灵感和天赋,那是先天的积累,是历史往昔的储存,那是自己大脑深层藏识库里面丰富的知识。一个人在世界上要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一定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发展,不可能是站在原地上,也不可能只是借鉴前人既有知识上完善,一定会有所发明、有所发现、有所创造,那样才能够产生亮丽的人生,对社会做出最大的贡献。然而,如果没有这个灵感,不去保护自己的灵感,启动自己的灵感,那么这个功能是不具备。那么老子所说的这个“损”,就是主动去清理自己大脑皮层,也就是大脑左侧里面这几十年来获得的不良智识。

对孩子的教育,需要在起步的那一刹那、那一刻,要注意不要灌输有害于先天慧性透发的内容。我那时候读书的时候,就提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还要我们唱着上学来,实际上这是一个谬论、悖论。在16岁之前,我有个观点:最好别学数理化。为什么呢?这个数理化知识是中性的,它既不能滋养我们的先天慧性,也不能营养后天的智能。我们都读过高中、大学,那些数理化知识用了多少,还记得多少?我觉得我最多用了10%,正应了爱因斯坦那句名言:“所谓教育,那就是要把在学校学习到的知识全部忘记,剩下的那一部分才叫做教育”。爱因斯坦就是这么说的,爱因斯坦为什么敢这么说呢?他有体会呀!他从德国乘船到美国去,上了岸以后,有位科学家问他一个公式,他说:“我不知道。”“你这么著名的科学家,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公式呢?”“我从来不背公式,既然前人已经得出了公式,我为什么要记它呢?”他的思维常人就难以理解。

但的确慧性思维要善于自我保护,千万不能往自己的大脑皮层上堆垃圾,不然大脑质层上的东西会怎么样呢?中国有句话:猪油蒙心。吃多了猪肉、猪油,把心给蒙住了,猪油蒙了心给封闭了,那么大脑也是这样。

大家见过鸡蛋吧,见过熟鸡蛋没有?熟鸡蛋的外壳,打开里面有层薄薄的膜,那个膜实际上就相当于我们的大脑皮层,我们把它形容为脑脊膜,大脑的表层沟回非常薄,它的面积虽然很大,可以储存很多的东西;但是一旦在上面堆砌的东西多了,密不透风了,它的直觉和灵感怎么出来?它深层质层的蛋白,我们慧识就相当于鸡蛋的蛋白里面上的信息,这个信息又非得要通过鸡蛋外面的衣,才能作用于我们的眼、耳、鼻、舌、身产生功用。因为我们左脑主持的生理功能在表层、在前边,老子都说到了“居其实”、“居其厚”,实际上都是指的这个意思。

吃鸡蛋都只吃鸡蛋白和鸡蛋黄,而蛋衣都不吃。但是人类就是那么奇怪,既然吃鸡蛋都不吃蛋衣,对蛋衣那么厌恶,那么对于自己大脑的开发却为什么抱着大脑皮层这个衣子不放而嚼得津津有味呢?是不是搞错了,搞颠倒了?要拿出吃鸡蛋的劲头,只吃里面的蛋白、蛋黄,不吃衣子,那人人都能大慧大智了,那该多好啊!然而,人们是凭味觉、口感来决定知识的取向的,所以没有进入自己的大脑去内观,就难以发现什么在屏蔽我们的禀赋和灵感与直觉。

所以,我们要是把握住了老子的损益教育思想,我们的孩子以及我们自己先天的很多东西,不说很快出现图文思维,起码我们的左脑智能和我们右脑的慧识可以冒泡泡,一个一个的泡泡咕嘟咕嘟冒出来,给它清理一下位置,起码使它有机会透发,那么我们的直觉和灵感就会出现很明显的提高,特别是判断力。

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这样经历。比如在北京,今天出门的时候外面是阴天,这把伞我是拿不拿呢?既想拿又不想拿,为什么呢?正在犹豫当中的时候就是冒泡泡的时候,那个咕嘟冒一下泡泡,“你别拿”,那个意思是说,“外面乌云密布肯定要下雨,但是你要是拿了伞回来的时候就没有了,就丢到车上去了”, 但是他的耳朵听不到,他不知道,还是坚持:既然外面乌云满天,而且电台、电视台都报道说今天有雨,我凭什么不拿?坚决地拿了。由于那一刹那的提示,后来结果就下了,掉了几滴雨,他想幸亏拿了,去坐车,上了车,把伞往架子上一挂,抵达目的地了,云散了,雾开了,忘了,就这样下车走了。等回家的时候想起来了,发现找不到伞了,“早上的时候我还犹豫,不想拿,怎么最后我还是拿了呢”,再来自己后悔一下。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比比皆是,只是我们没有上升到左脑思维和右脑思维以及心灵的正确判断这个境界和领域当中去,所以发生的人生失误比比皆是。

然而有一部分人,人类当中的精英他们的这个判断力常常自觉和不自觉地会抓住右脑的冒泡泡。我接触了很多成功的商界精英,我就发现他们的右脑思维很自然得到启动。像广东那带有的从农村走出来的企业家,凭的是什么呢?他就凭的是判断和思维远远胜过了那些专家和博士,抢得了商机,走在商海这个惊涛骇浪的风口浪尖上,能够取得胜利。我们各行各业这方面的人才都是存在的,我们的教育也应该从这些方面,去统计、去总结、去矫正我们的教育方向。

著名的爱因斯坦,我刚才已经引用了他的这个关于教育的名言,这里再重复一下。这个教育的名言是:“所谓教育,是忘却了在学校里所学的全部内容之后,剩下的本领”。这个“本领”,实际上就是老子所讲的“为学者日益”的内容,有益于“闻道者日损”的教育剩余价值。这个特点,我们真正读懂了爱因斯坦的体会。中国有位科学家曾经在美国见过爱因斯坦,据他写的回忆录当中,他在见爱因斯坦的时候,同样地是发现爱因斯坦的书桌上面、在左上角那个地方,摆放着一本老子的书。可见,爱因斯坦对老子并不陌生,同样也是在研究老子。

可以说,从十六世纪到十七世纪这个期间,通过西方的传教士和商人将中国的文化带往了欧洲以后,中国的《易经》和老子的五千言奠定和推动了西方近代智能科学发展的基础和巅峰。实际上,辩证法源自于哪里?——源自于中国。是中国的《易经》思想和老子思想给西方的智者带来了灵感的启迪。这一点在德国的确如此,我在德国住了这么多年,研究了它的文化,虽然有时候他们碍于面子,在生的时候,在他活在世界上时不愿意承认。但是很多人,他们由于受宗教思想的影响,他们有这个意念:在见上帝之前,一定不要撒谎,把既往撒过的谎要纠正过来。所以,莱布尼茨在临终的时候,写给他朋友的一封信当中,他就承认了他的数学理论、他的科学思想当中,受到中国文化的明显影响。

所以在现代社会当中,西方仍然酷爱中国2500年前的文化,我在讲学时候自己都觉得奇怪,外国人捕捉这么准确,而我们近代中国人却麻木不知。是什么原因呢?德国的朋友也好、新加坡的朋友也好、马来西亚的朋友也好,在交流的时候他们说:“你们中国有些奇怪,为什么在世界各地建那么多的孔子学院,不建老子学院呢?”我觉得人家问得有价值,这说明我们中国人没读懂自己的文化。我在学术会上,跟联合国文教卫组织的几位官员交流的时候,人家非常坦然说:老子的思想是精神约会的party,是一种请帖,只要研究老子、诵读老子,就能够跟老子进行心灵的约会。而中国的孔子思想,只能等同于他们的《圣经》思想,只有老子思想才是目前迄今世界上最巅峰的思想。

我们建立了这个认知没有?我觉得还没达到西方人的认知水平。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没有主动去走近孔子、走近老子、走近黄帝、走近伏羲。所以我们忘记了他们,而只知道智能教育的鼻祖孔子,却不知道大慧大智的教育鼻祖伏羲、黄帝和老子。这可以说是一个暂时的误区,随着我们对孔子教育思想认知的加深,一定会逐步地去走进老子。为什么呢?因为孔子就曾经是老子的学生。正如历史上西方文明发展轴心时代的转化一样,他们轴心时代的转换,也同样是这样一个师生关系转换。学习完学生的东西,那么一定就会去追寻老师的东西,这是一个客观规律。

未完见德慧智教育之幼儿养性(下)

(责任编辑:知心)
版权声明:本文章来自道德知音网,文章网址http://www.daode.biz/html/lecture/fangtan/20101116/620.html请转载时注明!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