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道医学>道医论病>

《道医治疗学》论时疫瘟疠(3)

五、时疫防治简介 ㈠西医智能科学预防 : 西医学在治疗和预防两方面,主要是施行人群隔离和消毒这两项防治工作比较强劲,而且行之有效。及时发现,就地隔离,这是有效预防时疫无限制性扩散的强效措施。社会上建立这
五、时疫防治简介
㈠西医智能科学预防
西医学在治疗和预防两方面,主要是施行人群隔离和消毒这两项防治工作比较强劲,而且行之有效。及时发现,就地隔离,这是有效预防“时疫”无限制性扩散的强效措施。社会上建立这种预防机制,迅速反应,是防疫的一项关键措施,应当大力提倡。
西医在采用药物防治和疫苗预防这两方面,则暂时还显得并不是尽善尽美。西医在对患者的各种支持性治疗方面,则仍然具有方便快捷的优势。
在药物防治方面,西药的金刚烷胺或金刚乙胺类的各种合成性的抗病毒药。对甲型流感都有一定的预防和治疗作用,但是并无所谓的特效药。而且这类药物都具有一定的毒性,安全性远比中药低得多,能够引起人体中枢神经系统的副作用,以及导致畸形胎儿,所以对于孕妇、婴幼儿、精神病患者及有癫痫病史的患者都应当禁用。而且,即使不属于禁忌范围的人,也不应当在未确定是甲型流感病毒前擅自服用,并且要注意不宜过量和持续时间过长地服用。
疫苗接种,虽然用对症时是有效的;但是,疫苗的生产却常常都是马后炮,因为没有任何库储的疫苗能够超前赶上病毒的变异,从而真正发挥提前预防的功效。网络上新闻传媒,误导说中国某院士已经提前制造出了这一次猪流感病毒的防治疫苗,只等待批文投入生产,那纯粹是新闻儿戏,拿百姓当傻瓜忽悠,自己连新病毒株也未见过,岂不是画饼充饥。流感疫苗,分减毒活疫苗和灭活疫苗两种。接种后,在血清和分泌物中出现抗血凝素H抗体和抗神经氨酸酶N抗体或T细胞细胞毒反应。前两者能阻止病毒入侵,后者可降低疾病的严重程度和加速复原,缩短病程。因为流感病毒表面抗原的抗血凝素H和抗神经氨酸酶N有发生周期性变异的特性,这使得人们很难制造出一劳永逸消灭这种病毒的疫苗。也就是说,在流行时必须选用当地流行的新毒株来制备疫苗才行。由此可以说,目前流感不断地产生变异与重组,因而使人类跟在后边疲于奔命一般地进行研究,并且导致周期性的大流行传染,仍然是危害人类健康的主要问题。
㈡中医学防治
中医学对“时疫”的防治,历史悠久,特别重视“上工治未病”。中医早就从实践中总结和提出了众多的“个体预防”和“群体预防”的系列方法,只是在历史上未能真正引起统治者们的高度重视,从而在管理落实上建立真正行之有效的体制。从汉代的《伤寒论》到明清时的温病学派,中医积累了无数的有效方剂和药物,形成了六经辨证、卫气营血辨证和三焦辨证等辨证论治方法,对防治各种流感时疫,都是行之而有效的经验,众多方法验于古今,都是医学的宝贵财富。
中医所使用的中药,在理气科学中,属于能量型,用植物内在的灵气,调节人体之气的方法,是一种活化性的能量运用,是以生物的精华——它们用“气”的能量对人体进行能量的调整。而西药,则大部分是属于物理型的化学分解、破坏、对抗治疗。中医学界,绝不可以采用西医物理型的学说,改造、异化自己本身的理气能量学说。用西医理论解析中医学说,必定会走入中医学的末路。
中医预防
中医预防“时疫”的经验十分丰富,经方和验方众多。医者在理气能量观上,如果能够以气性和能量性来分析掌握药性,并且与疾病的本因和内因中的理气与能量属性一体同察,进行灵活辨证的组方,常常可以极其有效地进行预防,防治于未病之先。
国家管理门部的有识之士,总结了上次“萨斯SARS”病毒流行中,中医药使用的正面有益经验,对这次“甲型H1N1猪流感”恶病毒流行的预防,已经发布了一些中医预防和治疗处方,供给社会与人们灵活辨证使用。因此,在本篇文章中就不再赘述于预防这一部分之中。
⒈甲型H1N1猪流感中药治疗一:
“甲型H1N1猪流感”恶病毒患者的中药治疗,贵在及时发现和早期的及时正确治疗。在经方治疗中,还是应当首推“大青龙汤”,灵活而及时地应用于“甲型H1N1猪流感”恶病毒感染的早期,常能及时阻止疫毒的深入和明显减轻疫毒的破坏性。
大青龙汤:药方来源于《伤寒论》
药方功用:发汗解表,清热除烦。
药方归经:足太阳经药气。
主治对症
⑴治太阳经中邪风疫气,外感风寒,兼有里热,恶寒发热,身疼痛,无汗烦躁,脉浮而紧。
⑵可治疗感疫毒而伤寒,中疫气后脉浮而数,身不痛,但有重滞感,乍有轻缓之时,而无少阴证者。
⑶可治疗溢饮,上述症状存在并且兼有喘咳面浮者,可以用之。
方剂组成:
麻黄12克(去节) 桂枝4克(去皮) 甘草5克(炙) 杏仁6克(去皮、尖)
生姜9克(切) 大枣10枚(擘) 石膏20克(碎)
服用方法
大青龙汤的应用,关键是在感染的早期,及时运用。在外感风寒体证出现,恶寒发热,全身酸痛,无汗烦躁时,及时使用最佳。
上七味,用水900毫升,先煮麻黄,减200毫升,去上沫,纳诸药,煮取300毫升,去滓,温服100毫升。取微似汗。汗出多者,应干擦避风。一服能发汗者,停后服。汗未止时,若复服,则汗多亡阳,恶风烦躁,不得眠。
药方讨论
本方是以麻黄汤而重用麻黄、甘草的用量,再加石膏、生姜、大枣所组成。麻黄汤功能发汗解表,本方加重麻黄则发汗解表之力更强;增加石膏清内热,除烦躁;倍甘草,加姜、枣,是和中气,调营卫,助汗源。诸药合用,共奏发汗解表,清热除烦之功。麻黄若能去节者,发汗解表之力则更明显。
  成氏曰:“桂枝主中风,麻黄主伤寒。今风寒两伤,欲以桂枝解肌驱风,而不能巳其寒;欲以麻黄发汗散寒,而不能去其风,仲景所以处青龙而两解也”。
  麻黄甘温,桂枝辛热。寒伤营,以甘缓之;风伤卫,以辛散之。故以麻黄为君,桂枝为臣。甘草甘平,杏仁甘苦,佐麻黄以发表。大枣甘温,生姜辛温,佐桂枝以解肌。
  营卫阴阳俱伤,则非轻剂所能独解,必须重轻之剂同散之,乃得阴阳之邪俱已,营卫俱和。石膏辛甘微寒,质重而又专达肌表为使也。
   甲型H1N1猪流感中药治疗二:
时疫传染病象已经明显生成以及感染时间较长者,表明病程已经进入早中期,故临床中在上方使用的基础上,考虑疫气和恶病毒双重作用已经在患者体内同时毁损精、气、神和体液与组织器官,其中以肺为关键,故应当及时调方选用,以桑菊饮与苇茎汤相合,适时灵活而用,则为机变之法。
千金苇茎汤+桑菊饮加减
处方来源:《外台秘要》;《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篇·附方》;《温病条辨》
药方功用:疏风散热,宣肺止咳;清热解表,化痰排脓。
方剂组成
苇茎25g   桃仁20g   冬瓜仁20g 薏苡仁18g   银花20g   连翘20g
白芷18g   桑叶20g   菊花20g    芦根15g   天花粉18g   葛根25g
甘草10g
  主治对症:凡风温已入内,出现咳嗽,轻微发热,口微干渴。以及更重的肺痈出现,热毒壅滞,痰瘀互结证。身有微热,咳嗽痰多,甚则咳吐腥臭脓血,胸中隐隐作痛,舌红苔黄腻,脉滑数等。
用药化裁
苇茎与芦根,都属于生于水中之物,一处泥土之内,一生水中与水面,从能量学分析其气,则与此病的本因学高度密合,既具有引药直入恶病毒本身精气之内的先锋作用,同时其本身也能直接中和恶病毒疫气,产生清热解毒之效,故最好用全为妥。
若肺痈脓未成者,可加鱼腥草以增强清热解毒之功;脓已成者,可加桔梗、白芥子、贝母以增强化痰排脓之效。
⒊针灸施治:
针灸施治,并且与内服中药协同配合,是治疗“时疫”的一种整体性把握气机病机的系统性调治方案。如果配合恰当,则可缩短病程,降低不良预后,提高治愈机率。疫气在深者用药,在浅者用针,表里同工,其效可期。所以,未具备道医能力者,可以应用一般的针灸方法配合内用中药煎剂。
因为此次的“甲型H1N1猪流感”,笔者在临床上尚未经历具体操作的案例,仅凭慧察而未在实体上查验确证,故在此不可轻率地提供道医性质的针灸配方,而只能依据气机原理,病机之因而稍作提示。
治则:疏通经络,清热排毒。
取穴
背部:大椎
上肢:曲池 外关
腹部:关元 气海 石门 中脘 膻中
下肢:三阴交 阴陵泉 足三里
具备一定的道医能力者,应当检查出患者肺内疫毒恶邪之气的分布情况,经络传输的阻滞程度和具体位置,热毒邪瘟的分布,肺俞、魄门的通透状态,八邪排毒的可能性和最佳点,肺经、脾经、肾经上的气机瘀滞点,从而高效性地组成针灸配穴处方进行应用。
㈢道医学防治
道医对“暴发型疫病”的防治,高度重视西医学和中医学的防治措施,并且依照慧观的结果,在全面了解本因、内因和外因的基础上,结合人体的精、气、神与识、血、肉的整体特点而拟定防治方案,以使中医和西医的防治措施更准确和周全。
前面,我们已经对慧观情况进行了一些分析,在此基础上产生防治方案也就比较容易符合客观实际,并且有的放矢。
⒈群体防治最重要
“甲型H1N1猪流感”的暴发性流行,是群体性和社会性恶行构成邪恶能量气场的结果。因此,在预防中最有效的方案,还是群体行为和社会行为,只是需要变恶行为善行,改恶行而倡导善行。“善”,是改变一切恶因之良方。“善因子”,就天然地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全部细胞之中,充分调动每个人“善因子”的能量,弃恶从善,构成善性的能量场、生物场、正气场,就能迅速而有效地驱散群体局部地区上空的邪恶气场,或者驱散社会上空的邪恶气场。以善性的正气场,切断、堵塞邪恶气场与疫毒“恶”能量场的链接,使本地区的恶病毒无法直接获得后方的“粮草”供应,群体与社会性集体构筑起“正气内存,邪不可干”的德善能量防护墙。远离杀淫之恶行,倡导和培养人们的心智善良、言语善良、行为善良,将是效果最佳的一种长治久安的防治办法。
老子曾在五千言中,介绍过一种最简单易行的“修之身,其德乃真”的方法,可以改变人的品格和素质,提升体内的正气,这就是“可非恒道”的诵读经典方法。集体诵读经典,具有强大的场能性,如果将其制度化,就能产生良好的效果。
古代圣人所撰写的经典中,具有“时间胶囊”所保存的巨大善性能量,通过人们的反复认真诵读,就能打开“时间胶囊”,而释放出极为纯正而又强大的能量,直接营养和调节诵读者的心身,使其“正气内存,邪不可干”。而集体诵读时组合成的正气能量,还会成倍数地放大,构成强大的正气能量场,化尽区域性的邪恶气场,使其清明善正。所以,企业、单位、学校、社区若能广泛展开正确的经典诵读,将是与隔离和消毒预防方法的最佳配合。
一般而言,选择老子《德道经》中的双一章(德篇第一章、道篇第一章,简称“双一章”)和德篇第二十七章“辅物”这三章,每天早晨集体诵读15分钟,就能产生极佳的效果。经典诵读,关键是通过舌动出声,打开经典中被“时间胶囊”所封闭的能量,使其释放而吸收入体。并不需要人们弄懂经典的字句之义。不需要弄懂,后天的智能才能安静才来,有利于慧性打开“时间胶囊”吸取能量。后天智能的妄动,常是打开“时间胶囊”最大的障碍力。
⒉内因分析与防治:
“甲型H1N1猪流感”的恶病毒,它的基因是在疫毒能量气的滋养中,出现一次新的“气化形”而重新组拼合成功。它的营养,需要一种特殊的疫气能量。而且,高维异度空间中,不仅提供质元能量生成变异型的新恶病毒,而且还提供两种有质无形的物元(“花粉”)强化恶病毒的疫毒性。而这两种物元的“花粉”,全都是异度空间中有质无形的水池中的淫“花”之粉,是水生之“花”。这些特点与人类的行为致病极其密合。
人类淫乱于春,必耗真水生阴火,真水耗则阴水长而生水邪之气,水邪内克于心阳之火,助长心之阴火而克于肺之阳金,使体内存蓄阴邪之积于上焦不化。肾之虚而累其肺母,更添邪积不化之弊。故这次“甲型H1N1猪流感”的易感者,多为青壮年。因为春贪淫而败虚其内,“正气内存”已经是一种空谈,肾虚、肺虚、邪气内积,就会成为这种恶病毒的最佳受体,在夏秋最染之。这是最重要的内因之一。
每个人内因性的正气提升,同样可以运用老子的经典诵读方法,也就是道家独有的内观诵读法。每次在诵读时,内观自己的胸腔中央,诵读德篇第一章“论德”;内观自己的头颅腔中央,而诵读道篇第一章“观眇”;内观自己上腹腔内胃的上方,而诵读德篇27章“辅物”。分别内观一支蜡烛的火苗,在其中照亮自己,也照亮周围,再认真地开口诵读。或者内观经典的字在其中分别出现,就能迅速地产生诵读提升正气的效果。每天坚持早晚两次15分钟到30分钟的内观诵读,将会产生良好的调节五藏、平衡五藏、提升五藏正气的效用,清除体内的邪气、浊气、病气,使自己不再具有成为这种恶病毒受体的可能性,达到正气内存而邪不可干。
这种经典诵读的防治方法,若与中医药防治和西医防治恰到好处地结合成一体,则是比较全面而有效的防治方法。修身实践者,若能在“可非恒道”的基础上,同步实践“可非恒名”,完整地把握住生命中精、气、神三元的正气提升,则可出现更为深刻的效果和作用。
⒊忌口而暂勿贪食
道医的慧观,在预防的忠告中,提请人们注意外因的附加性。依据道医理气与生物能量性的原理而言,各类生物全都具有生物能量性,也就是气的属性。虽然智能理形科学西医,难以得出物性中气能量的存在性而鼓励猪肉的消费,这并不存在物理性上的错误,但是却并不能说明气能量的不存在。所以,中医常会嘱咐患者在服中药时要忌口。忌口的理气科学性,在于主动避免相关食物的气能量与中药的气能量相冲突和抵消,更重要的是某些腥荤的气能量,是对疾病之气的强化,使病气难以清除。中医最常见的忌口,是雄鸡、鲤鱼、葱蒜之类,将它们称之为“发物”。其实这些说法都源自于理气学说,是一种主动回避“同气相求”的自我制约配合。这一次,我们已经发现了甲型H1N1流感的基因中既存在猪流感病毒的基因、禽流感病毒的基因,以及人流感病毒的基因。那么在传染期内,或者已经感染者,从理气学说的观念而言,是应当高度重视忌口主动配合,降低被感染性和避免病情的加重性。这次的流感,猪流感病毒基因偏强,猪在五行中属阴水,而且有质无形的花是生长在水中的一种花,以水中生物的浊物为养,其花粉则含有多种水生物的气能量。所以应当注意水生的各种生物的“发物性”,暂时避之为佳。因为这些生物的能量,与疫疾中的物元具有良好的亲和性。如果人体摄入各类鱼、猪、禽肉量过大,那么物元生物能量场也必定提升,从而使自己主动打上“花粉”受体的标签,既能提升恶病毒的侵入性,同时也会加重、加深疫毒的作用性,故应当高度重视这种忌口,以利于预防和治疗。
道医学对“甲型H1N1猪流感”的恶病毒的防治,内容极其丰富。许多内容需要在掌握一定的道医技术和修身内证基础上,灵活随证取舍,才能实际应用。故在本篇中难以全面介绍和详细论证。相信在掌握好以上内容的基础上,我们能够产生一定的理性和感性认识。有益于在医学的实践中和平时的预防中,建立起一个更为广阔的平台,提升对道医学的了解和掌握,以及丰富和升华爱好者的中医与西医的水平。本文中有关经典诵读教育的方法,详细内容请参阅相关论述。
结束语
道医治疗学研究时疫瘟疠,流行传染性疾病,既不是停留在对西医的了解掌握运用上,也不是满足于中医的典籍论述中。也就是说,既不停留在“智能科学”西医研究的成果上,也不满足于在“慧性科学”中诞生却在“智能科学”中迷失自己的现代中医框架之内。而是要执两用中,将“智能科学”西医之长和中医慧智结合之优,整体把握住而升华,运用道医学的慧性理气科学,进行协调统一。既要认真研究“亚”与病毒的异同,更要避开“智能科学“中片面的病毒生物学说;而是要运用道医全息观的“恶”,既掌握有质有形的病毒学说,更要将有质无形的精、气、神作为指导思想而论证,更要将人“心”为恶的本因牢牢把握住,治心为本,将本因、内因、外因综合一体而论,建立真正的新医学观念,促进社会和人类的尊道贵德,崇善修心,从根本上实现生命健康的长治久安。
说明:本篇内容不得向外私自转载,可以转载部分将由韩金英博客精简后提供,请大家遵守。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声明:本文章来自德道根文化·老子学院网,文章网址:http://www.dedao.org/home/html/daoyixue/daoyilunbing/20090514/540.html请转载时注明!

顶一下
(191)
97.9%
踩一下
(4)
2.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