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春锦:道解中医(二)

中国文化的特点是内观内求

中国古人认识生命,是在内求和慧性内观的情况下认识生命。

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是医学应用和各个学科应用的基本方法和方案。

在《黄帝内经》当中就提到了修身内求的各种不同境界,谈到了如何通过修身,使自己从庶人、普通老百姓达到一个贤人的境界;然后通过贤人的境界,来修持圣人的境界;圣人的境界达到以后,再进入到至人的境界;最后才是真人的境界。

所以有句名言,就是“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学来学去,中国的文化就是教人如何成为一个真人。

这个“真人”,并不仅仅是指真正的人,其中还包含着每人体内性命质量和品格的综合性提升,达到天人合一和内外光明的状态。

中医学习要求内文明。

中国根文化要求我们达到的内文明,在《易经》当中也同样是揭示过的。

例如,《易经》的《乾卦》当中就指出:“见龙在田,天下文明。”

所谓的“见龙在田”,是指哪个地方呢?现在有人解释说是在农田里面,那是错误的。因为龙离不开水和云,一旦降落到农田里面,那么可能就是它的死期到了。

在中国的县志和历史的记载当中可以看到,龙一旦降在沙滩、降在田里面,老百姓常常会挑着水去浇,等着下雨的时候到来,这个龙才能腾飞而起,消失于天空。

见龙在田”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指每个人在修身的过程中,在自己的内丹田当中见到龙。

我们体内的三个丹田,需要用我们的精气神、用我们的意念和眼耳鼻舌身向内关注,使其能够达到一种返照而明的状态,产生“天下文明”。

这个“天下”,是指内天下,因为古代先贤通过反观内视发现,人的体内就是一个小的世界,是一个小的宇宙,是一个浓缩的全息宇宙空间,信息非常完美,所以称之为“内天下”。

见龙在田,天下文明”,也就指每个人体内的全息内景。

《易经·明夷》当中也有这么一句话:“内文明而外柔顺,以蒙大难,文王以之。”《庄子》里面也揭示了“内圣外王”,也是解析了《易经》的这段话。

只要体内文明,能够看到龙之文而充满光明,这样对外部的观察就能掌握一种至道,掌握这个规律,并且能够以柔顺去顺应,并且把握其中的变化,而不是去“斗争”。

《黄帝四经》中有一个观点,叫“争而不斗”。很多事情不争不足以成功,但是一斗那就激化矛盾,事情就会转向反面。所以,道家最讲究要以柔克刚、以顺化逆,这就是内圣而外王必须掌握的一个关键。

在《大学》里面也提到一句话:“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讲的同样是这个道理。

明明德”,前一个“”是智能文明、明白,后天的智识一定要明白自然的真理,明白前贤们和圣人们给我们揭示的宇宙自然真理。

我们只有掌握并认识到这个真理,才能够很好地进入我们自己的体内,达到一个内文明状态,掌握住内天下的光明。这是两个“”的不同意思。

德就是“一”,是宇宙本源性物质。

明德”,德是什么?简要而言就是“”,是宇宙本源性物质。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有了这个“”,那么天地就会天清地明。

体内也是这样的一个原理,宇宙当中充满着人们无法看见的本源性物质,在没有进入人体内之前称之为“”,进入体内跟器官组织结合以后就称之为“”。

德是先天大道和后天物器之间的纽带,和万物密不可分,所以老子在五千言的开篇,首先对德这一本源能量物质的朴散、消耗以及量变到质变的转换过程进行了论述。

在亲民”,首先是要亲近我们体内的众生。

不要以为我们体内是一片死寂,我们体内有众多的生命,需要我们去关心它们。它们在默默无闻地为我们的身体和生命进行工作,共同构成我们生命的精神系统。

要主动用自己的内文明和内光明去亲近它们、关心它们、爱护它们,给它们主动提供精神的食粮,那么它们才能持久地为肉体而工作。

“在止于至善”,就是说,眼耳鼻舌身的行为一定要达到一种真善美,才能确保这个“大学之道”在体内的实现。

整部《易经》都是讲的“修身内求”

《易经》用最简易的语言、最简易的方法、最精炼的词句、文字,来揭示生命的真相和实相,让我们内取诸身,外取诸物,而达到天人合一。

它既是一部理论指导性的书,也是一部指导我们体内进行真实不虚实践的书,跟老子五千言的作用是一样的,是内文明与外文明和谐统一的教科书——可以说是一部教科书,只有修之身才能进行正确的解读。

到了明朝的时候,大医学家李时珍能够读懂《易经》、读懂老子的五千言。

他曾经在《奇经八脉考》里面说过一句话:“内景隧道,惟返观者能照察之,信不辜也!”只要相信、诚信,是不会错的。

具有这样能力的人,返观内察,返观内视而照察自己体内,是能够发现奇经八脉的,连十二道经络都能发现。

中国历史上的研究方法,与西方不同。

西方研究一个药物、一个生理功能,要经过几年或十几年的反复论证,经过大量案例的收集。

但是在中国,经络学说在历史上突然出现,出来以后就一直没有什么修改。为什么呢?因为它是一次成功性地观察到体内这些炁以及精气的传输路径和途径,一次就能定位,而且不容易被推翻和改动,这是内察和外部试验的差别。

西方的方式是反复地试验,排除各种假象,最后才取得一个正确的答案;而中国的内求法常常是直接扑向最正确的答案,成为一种生命的实相和真理,将其加以提升出来,指导人们进行实践,这样就不会产生错谬。

所有内观、返观者,都是通过修之身返观自己的内身而实现的。在这里,李时珍就肯定了修道者有内观和内视的图文思维功能。

据历史史料记载,皇帝命扁鹊和御父两位大臣定脉经的时候,其中扁鹊就能够隔桓室而认五臓,即能隔着墙去透视别人的五臓。

这个特点,很多近代修身者都能够有这个体会,在晚上静坐进入佳境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能够观察到隔壁的人,哪怕地上有一根针都能看到,整个外部世界全部透明了,这就称为“道光之明”。

隔壁人睡的姿势、各种物器摆放的位置,都非常清楚,甚至远视街道上的人物形象都清楚明白,毫无任何障碍,连人体都成透明的,但又非常清晰。

近代人都能够通过“修之身,其德乃真”而出现这样的现象,那么在古代,更有一大批这样的杰出人才出现。

这些能够细致入微深入到每个人体内、像观察透明物一样观察生命的人才,是他们创立了中医,提出了生命的实相和真相,构成了其中的医学原理。

这种观察在历史上就称为“慧观内视”。这种慧识内观结论,与眼睛的外观或者慧识的外观结论结合在一起,就构成了中医的基本理论。

编辑·配图 | 樱子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道医修身学”(微信号:daoyixsx)。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