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春锦:道解中医(四)——以道体悟中医

读懂《易经》《德道经》需要“修之身”

如果我们想真正读懂《易经》,真想理解老子《德道经》五千言,真想学会《黄帝内经》和中医,就必须先得“修之身”,实现这个“其德乃真”。首先认识体内的“”和“”,才能够读懂。

通过修身进入老子那种“虚极静笃”和《易经》当中所说的“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的特殊状态,才能“感而遂通”,培养出自己的内文明。否则,就只能在中国根文化这座大厦的墙外打转,别想真正进门和登堂入室。

近代中国的学者猛烈地抨击祖先的经典,否定它们的作用,因为他们完全是左脑在作用于自己,而右脑根本没有丝毫的启动,所以没办法走进祖先的经典当中,于是只能够骂祖先。吃祖先、喝祖先,还要骂祖先,这也是一种文化的悲哀。

所以我们在道解中医的时候,要把握住这些文化特色,而且要掌握是什么原因造成中国乃至世界都放弃了祖先们的大慧大智而进入了一种纯粹使用左脑思维来认识世界的路子。

德国有个著名的科学家叫雅斯贝尔斯,他提出了一个学术观点叫“轴心时代”。这个“轴心时代”,也可以说是一个转折期,包含着世界性的文明、文化、教育都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折。

他说:2000多年以前,中国出现了孔子和老子,印度出现了释迦牟尼,古希腊出现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出现了犹太教的先知,他们各自创造了不同地域的文明,这个文明影响到现在已经具有二三千年的历史。

人类每一次文化复兴都有一个共同的规律性,全都必须回到源头上,在根文化的井泉当中汲取营养,然后再前进,才能创造出灿烂的辉煌。

中国的老子、印度的释迦牟尼、古希腊的柏拉图、犹太教的先知,他们所承传和创造的,都是内求法的文明和文化教育。像古希腊的柏拉图,他是在冥思当中来破解迷惑,如果阅读他的原著,就可以了解到这一点。

我在德国讲学的时候,就遇到西方的一些学生提问:“柏拉图在冥思的时候,一大群学生围着他,都静静陪伴着老师,在那里傻呆呆站上半天或者一天,一动不动,那是在干什么?”

实际上,他就是进入了《易经》所说的“无思”、“无欲”,与天地相通、相感格,格物而致知进而达到一种“知至”的状态。使物被“格”,达成“物格”,完成一个“颠倒颠”。调用自己的右脑思维,抑制自己的左脑智能思维,这也叫“冥想”。

亚里士多德跟随他的老师柏拉图20多年,也进入不了冥思的状态,所以他走上了另一条路,就是通过自己眼耳鼻舌身的外求法去寻找答案,从而开创了西方的科学。

他留下了一句名言:“我爱柏拉图,但更爱真理。”中国人翻译的是:“吾爱吾师,但更爱真理。”但他自己所得出的“真理”,在百年以后却被后来的科学界认定了85%都是错误的。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只是凭左脑思维来进行逻辑分析判断,当时的逻辑思维还不是非常严谨,分析手段和仪器并不完善,所以错误率极高,远远不敌苏格拉底、柏拉图那种内求方式的准确率。

内求法的分析、慧性文明和教育,都是在这个转折期、在轴心时代逐步地发生了丢失,在中国也是同样。孔子五次问道于老子,并没有得到真正道的方法,他晚年全力去研究《易经》才逐步地开悟。

这也说明,要想进入内文明,那就必须及早在体内进行修身实践,把握住最佳时期,不要等到仓库里面储备耗干了,等到骶骨里面先天真元、肾气肾水已经枯竭了,再去进行研究,那个时候就迟了。

为什么呢?因为下面都漏光了,没有先天肾气沿着脊髓进入大脑,营养我们的右脑和左脑同步进行共运,达到一种智慧同运的状态。

在世界的共性现象当中就可以发现,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和中国的孔子,他们在欧洲和亚洲不约而同地创造了一种新的外求法智能文明。他们只用左脑达到一种文明的状态,来认识世间的万事万物。

内求法的慧性文明和外求法的智能文明,从此就交互影响,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两者都是存在的,但是智能文明逐渐成了主流;而能够进入内文明状态的人越来越少,但也还是存在着,只是成了少数。

所以,社会上还有句广为人知的名言:“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因为大部分人都是用左脑思考而没有用右脑。

只要到社会上去看一看,左撇子占少数,在中国只占6%,在德国左撇子占27%。左撇子反映了一个什么内在生理现象呢?左撇子是在使用右脑。

在两千五百年前,从行文格式来说,可以说我们的祖先中左撇子占绝大多数,到了汉代以后才改为右手。

因为受地球运行空间变化的影响,人类普遍性地发生了只能使用左脑工作,而右脑处在一种抑制和休眠状态的现象,如果不通过修之身去主动开启,那么很可能这辈子右脑深层次的功能就与我们无缘,无法发生作用。

甚至有的人一生也只是使用大脑皮层在辛辛苦苦工作,只是左脑在工作,而右脑完全没有工作。

所以归纳起来,中国的历史非常完整地保存着这些历史的变迁的脉络,从伏羲的易道文化,到黄帝的法道文化,到老子的德道文化,然后就进入了轴心时代。

孔子的儒学文化,开创了智能教育的一个新时期,孔子被称为“至圣先师”。

这个原因是什么呢?玛雅文明揭示了这个秘密。

在玛雅文明当中,就曾经记载了整个地球和太阳系在5125年前至今的这个期间内,会进入银河系当中的夹角里面,就相当于在太阳系的白天与黑夜的交替中,进入了子夜期,进入了深夜,伸手不见五指,黑乎乎的,然后才慢慢地又开始抬升,一直要等到2012年的12月,人类才能正式摆脱愚昧的智能时代,进入到一个慧性能够重新开启的历史时期。

这是玛雅文明已经记载和揭示的一个现象,只是要我们去发现一次。

最严重的子夜期,就相当于夜里的11点到半夜凌晨的1点。

这个时间区间当中,最严重的现象就发生在汉代。

汉武帝的时候,曾经有三个在山里面的修之身者,向他贡献了如何用内文明驾驭天下的方略,但是他却无法掌握,因为他的大脑已经进入纯粹的智能状态,无法通过这些学习和实践启动他的右脑;当然,这也和他仇恨祖母窦太后有关系。

他只想自己得到长生,而不愿意改变自己智能的局限性,并且,为了维护他的权利,他跟他的舅舅田蚡以及学者董仲舒联合起来,将黄老学说边缘化、异端化,进而推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并且把孔子的思想也加以篡改,篡改成汉代的儒学,叫“改良儒学”。

在这其中,就大大地清洗了原来保存的《易经》、《黄帝四经》、老子的五千言和孔子原儒当中一些正确的教育方法。

比如,孔子提出的“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这都是正确的走向,是回归到最初始大慧大智“〇”当中的教育方法,但在这个时候就被抛弃了。

到了宋明时期,改良儒学的理学也出炉了,这样教育就更加僵化了。

所以看得出,中国在历史上是逐步被西方列强所取代的,这与在文化教育领域中人们主动放弃根文化教育培养自己智慧的教育方法有着密切的关系。

到了民国初年的时候,蔡元培一声令下就把经典诵读完全砍掉了,而全盘接受西方文化。

然而,东方人的素质和西方人的素质是绝对不同的,从生活习惯、言谈举止、心理行为,东方人处在一种阴数之中,而西方人处在一种阳刚之中。

中华历史上,中华民族从来没有向外侵略的这个可能性,不主动向外侵略扩张。然而,西方人喜欢扩张,西方人喜欢形体练习,而中国人喜欢坐在那里喝茶谈天。

当然,古代不只是喝茶谈天,我的老师就曾经提到过,在唐代的时候人们还保持着“半日静坐,半日应厅堂”的习惯,到后来才慢慢没有修身的方法了,但还是保持着一种柔化性的形体活动。

在思维模式、生活习惯、肢体运动上,都与西方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这两种文化之间,如果中国文化全盘接受西方文化,那就永远也赶不上西方的智能发展,因为我们丢弃了自己民族的优势。

我们的优势就是要启动每个人的右脑思维,从文化教育到中医里面包含的知识都是为这个而设计的。

其实,每个人DNA里面含有的资源和信息都不是西方教育这个系统的内容。

如果我们主动放弃了自己民族的教育方法而全盘接受西方的教育方法,就很难迅速地赶上他们。

编辑·配图:樱子

任何方式转载或引用本公众号发布的图片、音频、视频及文字等资料,请注明: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道医修身学”(微信号:daoyixsx)。本公众号所有原创内容的著作权、版权,均归作者和微信公众号“道医修身学”所有。如涉侵权,本公众号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