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春锦:道解中医(九)

第四部分 走出文化误区

人类文明的分类,实际上可以分为“智能的外文明”和“慧性的内文明”,包括西方的智能文明、东方的智能文明以及东方道学的慧性文明。

慧性文明的一个典型代表就是龙文化。

我在《龙文化的文明与教育》一书中,曾经提出我们要把握住并且走出三个文化误区,这三个文化误区在我们全盘接受西方文化以后表现得更加突出:

第一,就是以智解慧。后人搞不懂前人的论述,就胡言乱语,乱猜一气,以智识解慧识。
第二,是以儒解道。两千年来,整个社会基本上都是在以儒解道,按照儒家维护自己正统地位的需求,来解析道家的学说,这种现象在宋代和明代非常典型。
第三,则是以西解中。在近代,发生了以西方的智能观念解析中国文化的现象,这怎么可能解释得通呢!西方运用中国的古代文化,是取其精华,激活他们自己的灵感,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如何完整地产生灵感,如何整体地接受和运用中国文化。

所以我们要认识中医,首先得纠正智能的认识误区和错误,要以慧解智、以道释儒、以中解西。

实际上,如果自己贯通了“慧”、“道”、“中”这三个字以后,任何难题都难不倒我们。包括我们在西方讲解这些内容,他们也很接纳我们的观点。

即使他们提出一些很尖刻的问题,我们只要真正站在道的观念上,用“德一”、用慧、用道、用中国古文化的成果来进行解释,他们也能够理解和接受。

因为不论西方文化还是东方文化,都有一个文化承传的问题,都还存在着一些历史记录。

比如说,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他们所继承的是西方的内求文明,发展到他们这两位老师手上的时候,已经不像中国道家文化这样,能够很系统地全盘开发右脑,他们还只是流露出比较系统的灵感和直觉;

但到了亚里士多德时,就已经完全进入了智能状态,右脑不能够启用了。

在中国也是同样的,在老子那个时候继承的是伏羲、黄帝的右脑教育和文明文化;发展到孔子手上时,由于受到地球运行空间的制约和银河系的制约,也不能够主动去开启右脑,这个时候就被迫去提倡左脑的开发和应用。

这个历史,实际上西方和东方都是一样的。

可以说,古代大慧大智的教育就是一个天人合一的教育,是智识和慧识在德的统一下同步运用和平衡运用,没有强弱之分,不像太极图阴阳鱼那样有你强我弱的区别。

他们就是在尊道贵德的前提下,同步开发左脑的智能和右脑的慧识;继续下滑以后,才把握住直觉和灵感。

但在把握直觉灵感方面,东方人不如西方人,因为中国人长期依赖祖先们的智慧吃现成饭,只要坚持经典诵读就能打开慧识;西方人没有完整开启慧识的这一套方法,文字和语言没有类似的功能,所以就更加注重对于直觉灵感的把握。

中国人的语言设计当中,当中国人发音的时候,在大脑的布鲁卡氏区会产生放电现象,即两侧的额叶上端放电,在大脑中央洞房区就出现耀斑,出现图象思维的“屏幕”。

但是西方的英语讲一生,在大脑中央也不会出现耀斑,讲德语讲一生,同样也不会出现这种现象。

为什么呢?因为拼音文字式的语言激活的大脑区域是左脑,完全是实用主义型的,就是在耳尖上方的威尔尼克区,而且是单侧放电。

“洞房”是干什么的?是青年男女结婚的地方。古代没有正电和负电的概念,就直接用男女来形容电子在这个地方的结合。

正负电子一结合,就会产生一块图象思维的“屏幕”。

前些年,北京有个13岁的小伙子李洪彬,在他父亲的教育下,坚持诵读《老子》和其他经典,自己就激活了图象思维完整的反应,并且还在电视台表演过。

这就说明了祖先都给我们设计好了如何达到内文明、达到图文思维完整展现的方法,只是我们放弃了。

其实,东西文化和文明在世界上都是一致的,世界各地的文明是相通的,所以道解中医,一定要回溯到两千五百年以前去进行认知。

道解中医,是中医学复兴,从根文化井泉中汲取营养、重新焕发生机活力的一种需要;

道解中医,是人类复返慧性、以“修之身”继承慧性文明成果的一个前提。

要想探讨生命的奥秘,探讨我们祖国的医学,必须要去进行道解中医;

道解中医,是人类把握住生命真相,获得身心健康的必由之路。

真正的健康,应当是心灵的健康和肉体的健康都能完整把握的一种健康;

道解中医,也是引领现代医学走出本身发展瓶颈,真正把握三因论疾和治疗疑难杂症的根本出路。

编辑·配图:樱子

任何方式转载或引用本公众号发布的图片、音频、视频及文字等资料,请注明: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道医修身学”(微信号:daoyixsx)。本公众号所有原创内容的著作权、版权,均归作者和微信公众号“道医修身学”所有。如涉侵权,本公众号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