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解中医(八)

熊春锦:道解中医(八)

传统中医的形名学特点

传统中医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利用形名学来把握,即:

“见知之道,唯虚无有,虚无有,秋稾成之,必有㓝名,㓝名立,则黑白之分也。故执道者之观于天下殹,无执殹,无処也,无为殹,无私殹,是故天下有事,无不自为㓝名声号矣。”(《黄帝四经·道法》)

意思是要将有形、有声、有号结合起来,所以后来沿袭到人的时候也使用这一整套。

对于那些看不到的生命,如果我们一旦知道了它们的名,一呼唤,它们就会听从自己、服从自己,就可能见到它们。

呼它们的名就可能知它们的形;唤它们的字,它们可能也会回应,就没办法逃避。

所以在医学上,也是广泛用到黄帝、老子的形名学来提高治疗的效率。只是现代人丢失了其中的方法,不再继续使用了。

无论是修身,还是治病、保健、养生,将形名学一旦利用起来,效果可以说立竿见影。

我们为什么会丢失慧性文明?是因为我们心里面不能再产生光了。

对此,在古代文字上都有明确的记录和说明。

“心”字,由三点水和一个勾组成,用来代表“心”字。但五臓六腑、其它四臓和六腑,全部都用“月”字旁,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月亮依赖太阳光而明,臓腑依靠心德之光而亮。要等候心放出光明,像太阳一样放出光明,它们才会像月亮一样,接受心灵的光明而产生明亮。

只有到达这一文明,心首先光明起来,那么整个内臓才能见到这个日月之明。

《素问·灵兰秘典论篇第八》中说:“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 这个“明”就类似于太阳的自燃而明。

中医是修身的文化,是慧观的产物。五臟之名中,只有“心臓”的“心”没有“月”字旁;六腑之名中,只有“三焦”没有“月”字边。其它所有组织器官,全都冠以“月”字旁为用。

古人发现,生命体内只有心才会自身直接产生一种生物光场,自燃而明;而其它带“月”字结构的所有组织器官,全部都只能像月亮那样,借助心光而发出浅淡的光明,它们本身都不具备自身产生光的能力。

三焦的命名,为何没有运用“月”字旁进行具体定性呢?清代姚止庵《素问经注节解》中指出:“凡气因火变则为焦。”由此可见,三焦只是人体内的一个有质无形的物元器官,主要管理的物质是有质无形的内气,而内气因心火之热力,使三焦物元具备调节运用这种内气的生理功能,所以三焦丝毫不具备运用“月”字定性的特征。另外,中医的整个命名和修身的命名当中,也有这种现象,都和“水”有关。为什么和水有关呢?因为那就是先天之气为本,抓住了体内水的调节这一关键。人们要是有点小病找医生,可以请医生给自己的几个水的穴位上调节调节,很多小毛病都是由于体内之水长期不流动,有点变质了。当然,这个水是指的无形之水,是指的一种气。

人体穴位中与水有关的,最大的称为“海”:气海、血海、照海、小海、少海;再小一点的是“池”:曲池、风池、千池、阳池;最小的水是呈线状的,叫“渠”,或称“沟渠”,也包括“井”。

比如说“肩井”,这个穴位很少人去扎,因为它下面是肺尖。但要是治疗妇科病,肩井穴可是非常应手的。

为什么呢?因为妇科的生殖器官全部都在小腹腔里,长期见不到阳光,里面的水实际上有时就容易发臭。一旦把肩井穴一扎,把天阳之气往下面一引,以阳化阴,下面的生理功能就能够迅速得到调整。

有的女孩子痛经,把她的肩井穴一扎,像淘井一样,把井里面的淤泥往上一提,然后把天阳之气往里面一灌,阴转阳,气顺了,痛经马上就消失了,很简单。

古人从穴位的名字上面,都在告诉我们如何用形名来进行治疗。甚至不会扎针的人,用手按某些穴位,都可以见效。

比如感冒了头有点疼,可以试一试,把合谷穴按着,跟合谷进行“对话”,呼唤合谷这个名字,再请它把门打开,把里面的病气放出来。

有时候,可能不找医生,自己的感冒就好了,鼻子马上就通了。这是祖先们创造的文化,留给后代使用的。

我在德国讲学的时候,就笑西方人连学真东西都不会,针灸学这么好的东西学不到手。

但是大家都爱用,老百姓都非常喜欢使用,因为他们都非常敏感,皮肤和经络都非常敏感,一扎上去,病气的排放和正气的引入非常顺畅。

常常是一扎上去,马上针感就产生,效果就出现了。但是他们学习针灸的时候却学歪了,他们把全身360个穴位编上号,1、2、3、4、5、6、7、8、9、10,失去了针灸原来的意义,所以效果就大大减弱了。

中国中医在西化过程当中,在国内也同样发生了丢失和放弃祖先们的慧观研究成果,而全盘接受西方医学同化的现象,这是一个危险的信息。

针灸正在被快速西化,针灸穴位的名称都用标号代替,切断了形名学在临床上运用的可能性,而且还出现了很多针对病象的针灸处方,并没有对病人个体精气神差异的辨识和对应的解决方案。

所以,应当再次提倡“修之身,其德乃真”,提高我们内在的能量和内文明的修身状态,使我们内文明能够真正地出现,知道祖先们在经典中告诉我们的真实意义。

以前我提到过一个案例,一个国内中医学院毕业的医生出去到英国应聘,当了个针灸医生,老板雇用了他,结果三个月下来,因为治疗效果太差,就要把他辞退回国。

于是,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每天都要打两三个电话到德国来问我,想让我传他两招,使他能够在英国扎根。

我被他缠得没办法,于是就教了他几招,让他每天马步站桩,先把体内的经络打通,把天德地气能够吸收到自己体内,然后再把这些“可非恒名”口诀传给他。

他得到以后,用起来还真灵,治病的效果确实上升了。英国民族因为湿气比较重,关节炎病人特别多,他自己“修之身”以后,又掌握了这些传统中医方法,对治效果就迅速上升了。

大约过了一年左右,他再次打来电话,千恩万谢。实际上,他不用感谢我,这都是祖先们早就具备的东西,只是我们忘记了,在学校和学院教学的时候也没有使用,甚至连精气神都讲不清楚,关键因素就是因为我们几代人本身都没有去实践内文明。

编辑·配图:樱子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道医修身学”(微信号:daoyixsx)。

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596940807&ver=2511&signature=OoTgS0PMZieorul25BANq-MliiDnM8K9aGDF*7rcG0ejVThtkq5slIuX6ZrnA59TLjMuPOEFMnwtbnx8yi1J*CKWNEONU1kbR6J8p8AIOxLQdghBpvgp4C6BqI4eSahv&new=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