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当代瑜伽士萨古鲁自述的开悟经历

很多人没听说过这个人,我有必要介绍一下萨古鲁(Sadhguru),他是印度人,当代的瑜伽士和神秘家,他将正宗瑜伽带给全世界,于1992年成立非营利性Isha基金,开展了许多社会公益事业,复兴乡村啊,绿手计划,贫困人民教育,河流拯救计划等等。

一位当代瑜伽士萨古鲁自述的开悟经历

这个人虽然是个开悟的修行人,但是他给人的印象就是,身穿腰布或蓝色牛仔裤、或赤脚穿越喜马拉雅山、或跨坐宝马摩托车飞驰于高速公路,很自在,据说萨古鲁是你能遇见的最不寻常的神秘家。

小编看过很多他的讲座,的确,言语见地总能给人以智慧和启发。

这个开悟过程,是萨古鲁在某次讲演中自我描述的,我们今天用第三人称将他说话的内容复述和整理一下分享给大家。

当萨古鲁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感觉周围的人无所不知,而自己什么都不懂,于是他怎么办呢?他就经常会高度专注地去看一件东西,想去看懂它,而且一看就是几个小时,一片树叶,或者坐在床上看黑暗的角落,一看就是一个晚上。(小编查了一下,萨古鲁是从小跟随什么人在修习瑜伽,一看这些做事方式就与众不同),正是他的这种高度关注,让体验到自己和周围事物有着某种感受,我们或许能不理解成为一些感应吧。

随着成长,他慢慢开始发现周围的人也是一无所知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他开始发现人们只是很乐于活在生活中各自的设想和信仰系统中,当然这种设想和信仰系统一般是自己建立的或者是别人传递的。在这种传递中,他发现这些人还知道神啊,天堂另外世界的事情,萨古鲁又开始感觉别人好厉害;于是,他又来到神庙外面,他要看看那些和神交流之后的人,他观察每个人从神庙走出来的人的面孔以及倾听他们的闲聊,可是,他发现很多人在咒骂造物主和神,因为他们脱下鞋子走进寺庙出来发现鞋子不翼而飞了。同时,他发现从饭店出来的人的面孔更显得快乐,神和美食比起来,似乎美食更胜一筹。

一位当代瑜伽士萨古鲁自述的开悟经历

他更不明白,对更多的人事物产生疑问,对社会结构、政治系统、宗教信仰甚至科学理论产生越来越多的疑问。他感觉这些与自己的生命体验无法产生共鸣。

终于有一天他去了查蒙迪山,根据印度当地的传统,有事的人去查蒙迪山,没事的人要去查蒙迪山,谈恋爱的人要去查蒙迪山,失恋的人要去查蒙迪山,他当时失恋了,而且也没什么事,就更有理由去查蒙迪山了。萨古鲁坐在山上睁着眼睛发呆,他突然感觉山石、呼吸的空气、周围的环境,所有东西都变成了自己,据萨古鲁自己描述,这种状态持续了10-15分钟,当他返回正常状况时,却发现过去了4个小时。当时他一直坐在那里,神志很清晰,眼睛一直睁着,而在体验中确实一闪而过。而且自他成年以来,第一次流下眼泪,在这里他沉浸在一种完全不同的喜悦中,据他描述,整个身体的每个细胞都透漏着喜悦。这是他所经历的第一次神奇体验。

后来,随着这种体验的深化,这种情况反复出现,当他坐在那里,感觉只是一分钟,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几个小时;有一天他坐在那里,感觉只是过了半个多小时,当他回过神来,已经过去了13天。于是一大群人围过来,将花环挂在他的脖子上,开始摸他的脚,开始有人让他预测自己生意怎样,有人问他女儿什么时候能嫁出去等等。。。

随着这种体验不断加深,慢慢开始发现,所有我认为是“我”的一切,突然变成不是“我”,这个身体一直是我,但是他突然发现这个身体只是吃过的食物的积累。积累起来的东西只能是“我”的,而不会成为“我”。这里只是一大堆储存在脑海中的印象,这个身体和头脑不是“我”,而仅仅是“我”的。

(这里得引用萨古鲁的原话了,不然说不明白)他说,“我和我的身体之间有了间隔,我和我的头脑之间开始有了间隔”,(小编不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啊!)

一位当代瑜伽士萨古鲁自述的开悟经历

这种体验产生以后又出现另一种体验,时间和空间开始对他失去了意义。看到“这里”也是“那里”,“那里”也变成了“这里”。没有“过去”、“现在”、“未来”了。但那种感觉很壮观,而且极度美妙。在此过程中,他体验到了“存在”并非以人为中心,并且人的所有体验都是自我制造的。

大部分人认为自己的各种情绪、感受是由于周围的情境塑造的,但是事实上,这些都百分百来源于自心的自我创造。

当你通过同样细心的观察后,意识到这一点,也就是所有的体验都创造于自己的内在,你的体验源头在你之内,那么,每个人都想让自己在生活中能够获得最大限度的快乐,你应该怎么做呢?

当萨古鲁意识到快乐来源于“我”的内在,于是他又闭上眼睛,开始体验和观察起这个“我”来,他发现人体的运作机制那么令人着迷,一直闭着眼睛在仔细体验观察,一连就是几天,想要看清关于自己的所有一切。他开始意识到拿着一片面包放到这个人体系统里,这一片面包在几个小时内就会成为我的身体,而且开始体验到这片面包就是自己。当这种感觉越来越觉察时,他看到了创造的真正源头,这个身体的真正制造者,这个身体的制造者,就在“我”之内。在看到这一点之后,他看到自己在24小时内就会更新自己的大脑,超越社会、家庭环境、甚至遗传基因,完全改变了自己。过24小时,自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再过24小时,我又变成了一个不同的人。

有一次,萨古鲁曲棍球比赛中扭断了左脚踝,而且同时慢性哮喘也开始发作,非常严重,他在同时遭受剧烈疼痛和呼吸极度困难双重痛苦,在那个时刻,他突然涌现一个想法,如果这个身体的制造者在“我”之内,为什么我不能从内在去修复他呢?于是我坐下来闭上眼睛坐了一个小时多一点,当他睁开眼睛,哮喘已经停止发作,而且后来再也没有发作过。最重要的是,扭断的脚踝在仅仅一个小时多一点复原了。

借助这次经历,他开始创造一些方法让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个能把面包变成人的内在“智能”,这种智能存在与人类系统之内,但并不仅仅是指人类思维过程。这个“智能”能给你带来内在幸福。这种高级的智慧和能力遍布人体。

实际上,是感知的界限在界定什么是我,什么不是我,在这里我有知觉,所以这是我,在那边,我没有知觉,所以不是我。这种感知可以被无限延伸,也可以被无限缩小,任何你感知的东西都能体验到它们是“我自己”,这里有一杯水,很明显,这不是我,但是我把它喝下去,我就把它包含在感知界限之内,于是他变成了我,如果你让感知无限扩展,周围人、事、物,甚至宇宙之境,当你真正体验到这种包容性的感知就会意识到,慈爱、同情心、同理心并不是晦涩难懂的行为准则。这些都是人类与生俱来的。

如果你想体验到这种包容性的感知?你只要一个人不用那些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来定义自己,不让有限的认同束缚自己的意识,你不能把你所积累起来的包括你的身体和思想这些东西当成自己,你就能体验到这种包容性的感知了。这种能力每个人都具备的,都能做到的。

人们现在缺少一种包含一切的意识,一种包含万物的生命体验。